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关于称呼这件小事 (END)

*之前写完的《乱心曲》的番外二,没看过不影响食用

*A巍O澜,带娃日常

------------------------------------

关于称呼这件小事



众所周知,赵云澜是个十分喜爱说骚话和皮话的人。整个特调处上到沈巍,下到大庆,没有一个人或者非人类没遭到过赵云澜的荼毒,而这其中首当其冲被各种祸祸的,当是非沈巍莫属。

 

赵云澜叫沈巍的方式多种多样,这一点在他还在锲而不舍地跟在沈巍后边跑,努力奋斗追求沈巍的时候就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一向是喜欢叫沈巍美人儿啊,宝贝儿啊之类的,作为调侃,作为昵称,有时候也叫叫心肝儿,或者沈老师、沈教授,但不论是哪一种,都是亲昵得不能再亲密了的称呼。

 

这么叫着人家沈巍的时候,他的眼睛也会眯起来,嘴角也会翘起来,俊朗是俊朗,英气是英气十足,刀削斧凿般的脸颊在笑的时候要柔和不少,充斥着男性的荷尔蒙。可这样神采飞扬的男人偏偏又笑得像只小狐狸一样,带一丝勾人的狡黠,又充满活力得像个小太阳,耀眼但却不咄咄逼人。

 

赵云澜有时候也会叫他巍巍,或者小巍,前者是黏黏糊糊的调侃,后者则是去掉了调侃,只剩下那些传递于眉目与眼底的波动水光潋滟之间的柔意,这称呼带着魔力,赵云澜一往他旁边凑,或是倚着或是靠着人家,再这样半带拨撩地在他耳边叫一句,他想做什么,沈巍估计都会答应。

 

沈巍都觉得赵云澜是在往他心里头扔炸弹,boom一下就炸得渣渣都不剩,可能还会附带一些遗留问题,比方说通红的耳尖,以及有时候那人拨撩得过于露骨或者过分之后导致的一些不能细致分析的生理反应。

 

大多数时候,他根本控制不住他自己的眼睛,隔着眼镜的玻璃镜片都要在特调处处长那张又软又红的嘴唇上逡巡。

 

床上的话就更过分了,赵云澜那个劲来了,什么都敢叫,老公哥哥乱叫一气儿,是真正的坦荡又大方,他把自己悉数都交到了沈巍的手里任人揉捏,再说出那些挑逗的话语来,往沈巍身上扑。

 

他身上味道好闻,带着玫瑰的馥郁芬芳,沈巍多半要多吻他几次,吻遍了他身上的每一处角落。

 

 

不过对于赵云澜总用各种各样诸如此类的话叫他这件事,沈巍最开始还是有些放不开的,一方面又因着想到赵云澜先前不知道用这浪荡话逗弄过多少前男友前女友,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生气和羞赧。但赵云澜撒娇神功发起来让人根本受不了,虽然林静楚恕之等人看见了估计要大呼领导恶心然后被锤爆,但偏偏沈巍这一对上赵云澜就吃软又吃硬的人很吃这一套的。

 

他听见爱人带着一脸小嘚瑟地叫他宝贝儿,内心里的快乐其实满的已经快要溢出来。

 

不过最近沈老师这个快乐有一些减半的趋势,原因当然是他们家那位出生已经有些时日的小公主。

 

看着赵云澜这一枚大帅哥逗他们俩的亲亲大闺女是一种享受,俊俏的男人抱着个生的玲珑模样的小公主坐在他旁边柔声哄小孩子,小孩子不哭不闹,还会咯咯笑,懂事得要命,往赵云澜怀里团成个小团子钻完又去讨好地伸出小爪爪去抓沈巍的袖子。

 

两人都是新爸爸,照顾起来孩子难免要手足无措,赵云澜最开始抱沈珩的时候,沈珩还有点不太乖,动作也不太协调,她在赵云澜怀里动来动去地扭,赵云澜一紧张怕她摔下去,差点把小公主大头朝下提溜起来,祝红目睹了这一幕,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沈巍更惨烈一点,他对于这种血脉相连的亲人的感觉实在是太不熟悉了,保持着一个姿势抱着沈珩,僵硬得像块石头,呆呆站在原地,直愣愣地挺着,动都不敢动。

 

沈珩在他怀里扭,在他怀里滋儿哇乱叫,沈巍知道这可能是他家闺女是饿了或者是有别的事了,可是赵云澜刚出去楼下超市买东西还没回来,所以他只能乖巧坐在沙发上,仍然保持着同一个虽然很标准但是无比僵硬的姿势坐着,面带蒙娜丽莎的微笑。

 

沈珩:“哇哇哇哇哇!”

 

沈巍:微笑

 

沈珩:“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

 

沈巍:微笑

 

沈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啊啊啊啊啊!!!”

 

沈巍被崽叫得一个头两个大,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办,刚想开口哄一下。

 

然后沈珩尿了他一身。

 

沈巍:“……”

 

沈教授大大的眼睛里不但充满了大大的疑惑,还隔着眼镜这玻璃片都瞳孔地震了。

 

沈老师好累,沈老师只有几千岁。

 

 

不过这些也都是次要的了,毕竟养崽本来就是一件痛并快乐的事,他们都活了那么多年,什么苦没有受过,到不至于被一个孩子折腾成这样,更何况这孩子在同龄人里算乖巧的那个,懂事得很,倒是不喜欢给他们添麻烦,出生几个月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已经会哇哇叫两声表达自己有情况了。

 

让沈巍快乐减半的也不是这个,而是赵云澜对沈珩的称呼问题。

 

赵云澜逗沈珩的时候,总爱叫她宝贝儿,而这称呼本来是沈巍专属的。

 

沈巍最开始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他满心满眼都要被赵云澜和沈珩这两个大宝贝淹没了,哪还有空思考这个。

 

他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沈珩又长大了一点之后,赵云澜某次在餐厅叫了声宝贝儿的时候,沈巍和沈珩同时抬眼看他,结果赵云澜连眼神都忘了分沈巍一个,直接从他怀里把沈珩抱走了,并开始捏小公主的脸颊。

 

沈老师就这样被严重的无视了。

 

看着赵云澜哄崽的沈巍:“……”

 

沈巍当时就觉得:这个事情,他有些不大对劲。

 

然而实话实话的话,他倒还不至于跟个小孩子吃醋,尤其这个小孩子还是他自己家的小公主,但常年的习惯早就成就了他的自然,赵云澜逗沈珩的时候,但凡一叫一句宝贝儿,沈巍就会条件反射地抬眼去看他,不管他是在写教案还是在做什么,眼睛是一定会转向赵云澜那个方向的。

 

所以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沈巍还是:醋了!

 

 

赵云澜一开始沉迷逗小孩,一点都没发现,一直到某次他无意中喊了一句宝贝儿,发现沈珩和沈巍同时“哎”了一声之后才愣住,然后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他就说沈巍这两天有点闷闷的,在床上也和带着点小脾气一样折腾他折腾的有点狠,但赵云澜搞不清楚是为什么,问沈巍的话,这位斩魂使大人也什么都不说。

 

他这叫一声,沈巍有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来假装在继续看教案,赵云澜才原原本本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样。

 

原来堂堂鬼王,堂堂斩魂使大人……居然会为了这种小事而别扭吃醋。

 

赵云澜发出不怀好意的嘎嘎笑声,把沈珩放到玩具地毯上让她趴着玩,自己带着快要笑断气地表情,看着沈巍在家里十分居家的蓬松的头发在教案和课本里越埋越低,耳朵已经泛起不自然的红色。

 

赵云澜终于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他从地毯上笑得东倒西歪地然后爬起来,转到沈巍的木椅子后边,从后边站着环住他的脖颈,身体前倾着,整个人都糊到了沈巍的后背上。

 

他把头埋下来,把下巴枕到沈巍的肩膀上,毛绒绒的头发在人家肩窝和颈侧来回磨蹭,沈巍被他蹭得痒痒的,却也没推开他,只一言不发地伸了手去揉赵云澜那一头蓬松的小卷毛。

 

赵云澜笑得整个人都在抖,等终于停下来,便看了眼沈巍精致姣好的侧脸,亲昵地调侃道:“宝贝儿,不至于吧,咱家宝宝的醋也要吃呀?”

 

沈巍不好意思说话,默默看一眼他。

 

赵云澜十分恶霸地搂着沈巍上嘴就往他脸上亲,还发出十分响亮的一声“mua”,把嘴唇上的那点水润糊了沈巍满脸。

 

沈巍无奈扭过头去看他,他们挨得太近了,稍微转过一点脸来,就能看到彼此眼中的倒影。他的视线不受控制地顺着赵云澜闪着图谋不轨的光芒的眼睛一路向下,游移飘过对方高挺的鼻梁和修得精致整齐的小胡子,还是没忍住,在对方红润饱满的嘴唇上盯着多看了两秒。

 

“云澜别闹。”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声音有点干涩,带着一点挥之不去的欲望。

 

好糟糕呀,他心里想。

 

但赵云澜毫不在意,搂着他又亲一下,这次软乎乎的嘴唇还在他脸上停留的时间长了些,暗示意味明显至极,沈巍到他嘴唇离开了,还能感知到一丝若有若无的那样的触感。

 

赵云澜便故意逗他道:“你看你们都是宝贝儿,那咱家宝宝是小宝贝儿,你是大宝贝儿,这样行不沈老师?”

 

其实沈老师觉得这样不是很行,但是他不好意思说。

 

所以沈老师眼巴巴看着他,眨眨仿佛涂了卡姿兰眼线的大眼睛,没说话。

 

赵云澜又嘎嘎笑,终于不再逗他:“嗯,咱家宝宝就是宝宝,我的宝贝儿只有我们家小巍,这样行了吧沈老师?”

 

沈老师眼神飘忽了一下,伸手推了推眼镜架,一边轻咳一声,一边微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

 

“唉……媳妇儿你可真的是……太可爱了。”赵云澜道。

 

沈巍又咳嗽了一声,惹得赵云澜笑,看着沈巍这个样子,他忍不住又搂着沈巍,像恶霸强迫小媳妇一样亲了他好几口,给沈巍戳了一脸口水印子。

 

不过沈巍沈巍小媳妇十分配合,最后被亲得忍无可忍,终于爆发,扣住赵云澜的后脑勺,对着那张伶牙俐齿的嘴亲了回去。

 

赵云澜一声哎呀被堵到了嘴里,他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睁大了一瞬,随即顺从地闭上眼睛,默默也回吻住沈巍的嘴唇。

 

沈巍趁他闭眼的间隙挣了下眼睛,悄悄看着对面被亲得乖巧下来的人。

 

又逗他。

 

实在是……欠收拾。



END



评论 ( 94 )
热度 ( 3442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