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红 (END)

*甜的,一发完。性感巍巍,在线玩嘴【?

*没有给迪奥打广告的嫌疑!

---------------------------------------------


赵云澜有一张很好看的嘴,各种意义上都是。

 

他下嘴唇偏厚,饱满而圆润,上嘴唇虽然没那么厚实,但唇线上边有个小小的圆弧,还有个玲珑可爱的唇珠,从上边覆压下来,和下唇一起拼凑出一条姣好的弧线,如昆仑山绵延的风雪,带着一丝冷硬,却又有万分露骨柔情。

 

唇瓣是朱红色的,有时候也会暗下来。他伸出舌头去舔嘴唇的时候,软红从阴影里探出来,像心火坠落下来,像红酒在流动,品起来也是醇香的,几乎是尝一下就要迷醉。

 

软硬自不必说,那两片嘴唇看着就饱满润泽,亲起来也确实是如想象一样的感受,甚至更甚,在柔软里带着水润,停留在人脸上的时候会有种被小猫舔了一样娇俏的触感。当这张嘴含着或是叼着什么东西的时候,更是引人以无限遐想,让人想入非非。

 

沈巍在看着他的时候,视线便总会不由自主地移下去,从他的鼻梁往下飘忽,盯住那片属于他的领地来回逡巡,有时候赵云澜不自觉伸出舌头去舔那两瓣润红,沈巍便觉得他的眼神似乎愈发要控制不住地实体化。

 

……毕竟赵云澜的嘴,是看着就让人很想亲,亲了一次还想再亲第二次,除了亲亲当然还有一些更加难以启齿的事,但这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也不敢说出口的,却不排除赵云澜身体力行真的给他做。

 

咳。

 

沈老师如是咳嗽道。

 

 

不过最近倒是真有件事困扰到了特调处这位年轻的处长,正是关乎于他这张嘴。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可也怪难受的——他的嘴迷之开始爆皮了。

最开始还没什么,但是这几天越来越明显,那张原本时刻鲜艳红润的嘴颜色都暗淡了下去,有点缺水,整天都干干的,最近还暴起了皮儿。

 

赵云澜情不自禁伸手搓搓爆皮儿的嘴唇,破皮的地方有一点点扎,估计他们家沈老师亲起他来都要没以前那么爽了。

 

赵处长曾经身为一个典型性直男,是从来不会在意护肤这种事的,有什么事就瞎捷豹解决,哪管什么五六七八。

 

他的嘴一干燥,他就要舔,结果舔完了嘴唇不仅比以前更干,还暴了更多的皮。

 

赵云澜:就很气。

 

赵云澜一方面苦恼,又一方面想是怎么回事,他想了老半天,决定把这个问题归结于沈巍前几天出差了,晚上没人盯着他喝水,也没人跟他一起吃水果。

 

所以又缺水又缺维生素的,也难怪他要嘴干。

 

沈巍回来之后看他嘴唇这样也是心疼的紧,因为赵云澜不只是会舔嘴唇,有时候还会情不自禁地拿牙去扯上边破出来的皮儿,时常会把嘴唇扯小破皮扯出血。

 

沈巍去安抚性地亲他,伸出舌尖来舔舔他流了血的嘴唇,这样一来二去肯定两个人又是要亲起来的,结果在这唇齿相碰,你来我往的交锋之间,赵云澜的嘴又被又舔又啃好多次。

 

导致赵云澜的嘴更干了,不仅干,还有点肿。

 

沈巍羞愧地低下了头。

 

 

 

而祝红就在那几天里送了赵云澜一份唇膏礼盒。

权当巴结领导。

 

里面什么都有,有些类似于药的护理用唇膏,有些带点颜色的润唇膏,还有些不同颜色的唇彩和唇釉。

赵云澜倒腾小盒子倒腾半天,左手一个润唇膏,右手还是一个润唇膏,问祝红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可不可以不要送我口红。”

 

润唇膏也就算了,可那堆花花绿……花花红红的唇彩和唇釉到底是想干啥?

 

他放下一只手的润唇膏,从盒子里掏出一根黑色的口红,壳子上印这个CD,赵云澜翻过来看了看:“这是干什么的,怎么上边还写着666?你要给我双击一波666再给我刷个兰博基尼吗?”

 

祝红:“……”

 

祝红:“……你拿反了,那是迪奥999,999是色号。”

 

赵云澜好像有一些印象了,他好像是给他前前前女友买过这个牌子的口红,不过倒是没注意过色号这方面。

 

他打开看了看,觉得这他妈简直烈焰红唇,牛逼到能吃小孩,虽然颜色和他自己的唇色还有点像,但归结起来他嘴唇还是没那么红的。赵云澜佯装镇定地点点头,直截了当道:“行吧,那谢了,这样吧祝红同志,润唇膏你给我留一个,剩下的你拿走。”

 

祝红抬头看了眼表,忙摆手:“不用不用,本来就都是送你的,老赵你拿着慢慢用,我先走了。”

 

赵云澜也抬眼看了眼墙上的挂钟,行吧,已经到下班的点了,怪不得一个个都走的这么快。

 

不过祝红走那么着急还是有些原因的:说到底,谁不想搞赵云澜的嘴呢?她是搞不了了,但留点小玩意造福一下那位大人也是不错的。

 

爱领导就看领导被人压的祝红露出了快乐的微笑。

 

 

而这边祝红前脚刚走,沈巍后脚就跟着到了,赵云澜还在比对手里那几管润唇膏哪个效果更好一点,见沈巍已经放下公文包坐到他身边,又是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嘴唇道:“回来啦?”

 

沈巍看他又舔那干巴巴的嘴唇,皱了皱眉:“云澜,不要舔。”

 

他顿了一下,继续道:“晚上回去给你切水果,一定要吃。”

 

赵云澜点头点的和捣蒜泥似的,冲沈巍比划了一下手里两管润唇膏:“行啊,你切的我一定吃,现在我先涂一点这个将就一下,喏,祝红女士送的润唇膏,看你老公我人格魅力多大。”

 

沈巍看他手里那两个小管儿,顺着他的手又去看赵云澜有些干燥而破皮儿的嘴——还是那么好看。

 

沈巍点点头,偏移开视线,转去看赵云澜的脸:“我帮你涂?”

 

赵云澜听他老婆这么说,简直眼冒金光,难得沈巍这么主动,他都快摇起来身后若隐若现的尾巴,脑袋顶似乎都要出现一对毛茸茸的耳朵了:“行啊,老婆来来来~”

 

沈巍无奈一笑,伸出手来。他一只手轻轻抬了赵云澜的下巴,另一只手拿起放在桌子上黑管的口红,开了盖子。

 

赵云澜沉迷在沈巍的美颜里无法自拔,余光看见沈巍拿着口红的手都凑到他嘴边了才发现这他娘的一点都不对!

 

那两管润唇膏还被他握在手里,沈巍拿的是他随手放在桌子上的那一管儿正红色的迪奥口红!

 

我了个大槽啊!!!赵云澜想破口大骂,这都什么破事!

 

赵云澜下巴往后缩了一下,还来不及躲,沈巍握着口红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速擦了上来,正红色的口红就这么直接碰上颜色稍淡一点的另一片朱红,晕上一片朱砂一样曼妙而绮丽的色彩。

 

确实是非常正的红色……正得映在赵云澜的嘴唇上,艳得能勾人魂魄、像在这红尘人世里摸爬打滚过一般一样,拉着人直至坠入最绚烂的梦境。

 

沈巍呼吸一窒,盯着赵云澜嘴唇那一片艳丽的颜色好几秒,眼里染了点莫名的情绪,抬眼看赵云澜:“……我……我涂错了?”

 

那可不是涂错了吗,肉眼可见的涂错了。

 

不过赵云澜当然不会在意这个,他说着“没事儿”,伸了手就去蹭下嘴唇那聚集在一起的一道红色,但他在这方面明显是一点经验都没的,那一片红不但没被他涂下去多少,反而在他的嘴唇上晕开了,旖旎得像离夕阳最近的烟霞,盛开得像年少气焰的玫瑰。

 

见沈巍盯着他嘴唇那块一直看,赵云澜再迟钝也要发现什么了,他伸手搓了搓嘴角,道:“不会吧,都涂成这样了,还好看啊?”

 

沈巍微不可见地点点头,轻轻半闭上眼睛,那是个亲吻的姿势,赵云澜立刻倾了身把嘴唇送了出去,柔软的嘴唇厮磨之间,这次倒是没人在意赵云澜嘴唇破皮的事。

 

这样一亲完,沈巍的嘴上也不可挽救地染上了点红,但较赵云澜想必要浅很多,只是有气色得让人想亲。沈巍不是薄情的人,却生了两瓣薄唇,颜色灿若樱花,上嘴唇唇线明显得同样在中心处能印出桃心一样的形状。

 

赵云澜看着他染了点颜色的嘴唇也愣了,嘿嘿一笑盯着他的嘴又舔了一下嘴唇:“沈老师,你这嘴也怪好看的,知道我突然想起来了个什么吗?”

 

沈巍一害羞,不由自主抿一下被赵云澜盯着看的嘴,却还是忍不住问:“什么……?”

 

赵云澜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一半,小白牙咬了一下嘴唇后松开,把那瓣艳红的嘴唇上的红都蹭下去一部分:“你这嘴巴现在的颜色在现在的小姑娘之间可流行了,叫什么,斩男色。”

 

赵云澜舌尖探出来,勾勒一圈自己被揉得泛红的唇线,压低声音又重复一遍,道:“斩澜色。”



END


突然想起来好像前两天画过……脑补不出来的话点我看看

评论 ( 75 )
热度 ( 2981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