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向哨】诀焰 02

*向导沈巍x哨兵赵云澜,架空背景

*我好勤快鸭!还有之前关于云澜精神体到底是豹子还是狐狸这一点不用争了哈哈哈

---------------------------------------------


02

赵云澜叫这一声,沈巍愣了,作为他精神体的白金狐愣了,他自己也愣了。沈巍愣的幅度很大,身体微不可见地颤抖着瑟缩一下,眼睛却不可思议地张大了,似乎是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已经太久没有听到过有人这样叫他了,往日的温柔早就因着种种原因生了罅隙逐渐破裂,隔阂在冰层与面具之下,伴随着无数过往埋藏入太古。乍一听到熟悉的那人以同样熟悉的旧日称呼叫他,沈巍险些要红了眼眶。

 

可他不能。

 

这太久了,实在是太久了。

 

 

沈巍这次是真的难以掩盖自己的失态,但幸好赵云澜也愣住。

 

赵云澜愣的原因倒比他单纯的多,只是因为他喊完“小薇”才想起来面前这位沈教授名字也是带“巍”的,他叫一只狐狸的名字和眼前的人名字一样……多尴尬啊。

 

果不其然,沈巍轻咳一声,开口:“赵处长……刚刚说什么?”

 

赵云澜尴尬地招了招手,赶紧让他自己那只白金狐回了自己身边:“没没没,沈教授别误会,我是在叫我家这只狐狸,没有冒犯您的意思。”

 

沈巍自然是知道赵云澜是对他没不满意思的,他咳嗽是为了掩饰自己在那一瞬的难堪,但他同样迫切想知道赵云澜为何要给自己的精神体起这样一个名字。

 

这样的一个引人遐想的名字,让他一瞬间回忆起无数前尘旧事。

 

可这样的迫切他不能在面上表现出来,他嘴边挂着得体的微笑,眼中流露出一丝好奇,看起来完全一副纯天然无公害的小白兔模样:“这一点我当然是知道的,只是不知道赵处长为什么要给自己的精神体起这样个名字。……微是……见微知著的微?”

 

赵云澜挠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这沈教授可是问倒我了,我觉醒的比较晚,当时看见他还是只小狐狸崽子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就蹦出来这个名字了哈哈,不过我觉醒的时候好像是出了点事故,丢了点记忆。问同事的话他们好像对我之前的记忆不是很知情,所以备不住这名字是我初恋的名字?应该……曾经是个对我很重要的人吧。”

 

赵云澜一席话说得风轻云淡,把曾经经历过的痛苦毫无缘由地一笔带过。

 

他当年死里逃生的经历上边封锁得死死的,沈巍当时也在昏迷不醒,他清醒过来之后再找这段经历几乎是大海捞针,根本什么都不知道,知情人早被高阶向导下了暗示,所有人都三缄其口。

 

但是听赵云澜说什么“出了点事故,丢了点记忆”……他能够想象的,赵云澜当时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沈巍面色复杂地看着他,赵云澜说的他的初恋没错,很重要的人也没错,因为那个人……就是他沈巍呀。

 

如今了,他还是他的软肋,稍微一拿捏,就作得生疼,像骨髓里强硬地开出花,刺破皮肤,只有被血淋淋地浇灌,才能生出枝丫,才能盛开。

 

而赵云澜看着他一言难尽的表情,觉得大概是他没解释清楚,他“哦”一声,又道:“薇不是那个微,是小薇那个薇,那个歌,就那个,有一个美丽的小女孩~她的名字叫作小薇~沈教授听过吧?”

 

沈巍:“……”

 

要不说赵云澜就是牛逼,一手一点也不新的流行伤感情感他唱的十分投入,投入到沈巍刚刚伤感的情绪都烟消云散,连点伤心的影子都不剩下,他道:“赵处长起名字还……挺别致……”

 

沈巍继续欲言又止,赵云澜也马上道:“不过小薇是他大名,沈老师现在来了,那我们之后还是叫他的小名吧。”

 

沈巍:“那小名是……?”

 

赵云澜:“您叫他小玫瑰就成。”

 

沈巍:“……”

 

如果沈巍说话会带点脏字,那他一定会夸赵云澜真他娘的是个起名奇才,不过可惜他不会说出“他娘的”,所以他哭笑不得,问道:“好吧,是这又是为什么?”

 

赵云澜苍蝇搓手:“您听过你是我的玫瑰花吗?”

 

沈巍:“……”这怎么又是一首如此复古的流行老情歌?

 

沈巍:“听过吧。”

 

赵云澜意味深长地“哎”一声,伸手指比了比沈巍。说实话,给他穿个长袍再来把扇子,这位恐怕能去军区文艺部讲相声:“这俩不一个年代的歌吗,当时我一想完给他大名叫小薇,脑子里马上就又出现这首歌了,而且玫瑰还是挺好听的,是吧?”

 

沈巍脑子里已经响起了“竹板这么一打,别的咱不夸,夸一夸赵云澜的小狐狸崽砸”的旋律,他默默收起脑子里的想法,昧着良心点头:“……嗯。”

 

他俩在这边交谈着,周围的人也在断断续续地彼此说着话,不过大家讲话都两两三三地,同时带着一颗八卦领导的心,一边互相唠嗑一边关注领导状况。

 

尤其林静,听也就算了,还边听边嗑瓜子,非常过分,需要被罚奖金。

 

赵云澜想着一会沈巍走之后再收拾这群人,对着沈巍发挥话痨本质:“说实在的,其实我觉醒之前还以为自己的精神体会是只豹子之类的,结果没想到是只这么毛乎乎的狐狸,倒也是挺可爱的。”

 

他一副笑嘻嘻的模样,看起来就是随口一说,但却又好巧不巧地戳中沈巍的痛点:他先前的精神体……确实是豹子的,可后来……

 

这也是沈巍看到他那只狐狸精神体不认识、也叫不出名字的原因。

 

赵云澜这样胡打乱撞都能踩了雷,沈巍在一瞬间想要逃的,他怕再这样交谈下去,恐怕他要忍不住把曾经的一切都告诉了赵云澜,把那些沉寂的往事悉数宣泄出来。

 

更怕他会实在忍不住,想要去抱他,拥他入怀。

 

他吞咽一下,掩饰道:“赵处长的精神体应该是极地白金狐吧?我记得这类极地狐似乎才是真正极地草原的主人,天敌似乎也只有人类。”

 

说到生物这方面他擅长的科目,沈巍的声音才流畅一些,他的声音里夹杂了一丝笑意,毕竟赵云澜这只狐狸确实是物肖主人形,下巴厚厚的看着像他主人厚且红润的下唇,那双带着狡黠的水灵灵的眼睛也几乎和他的主人一模一样。

 

“赵处长的精神体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他笑道。

 

赵云澜嘿嘿笑:“说起来怎么不见沈老师的精神体?”

 

沈巍一怔,才发现他好像没把自己的精神体放出来。他闭了闭眼,下一秒,一只通体雪白的白狼出现在他脚边,毛色油亮光滑,眼睛睁得大大圆圆,与沈巍亦是颇为相似。

 

这只白狼管教有方,明显比赵云澜那只皮狐狸乖巧得多,就蹲坐在沈巍脚边,仰着毛茸茸的脑袋,抖着同样白乎乎毛绒绒的耳朵眨巴着闪亮的兽瞳看他。

 

赵云澜被可爱到,不禁发出一声响亮的“哇哦”:“沈老师这精神体够炫酷,白狼啊。”

 

他左右打量着沈巍的白狼,道:“沈教授这只白狼挺漂亮,我觉得算得上是狼中美人了吧,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啊?”

 

沈巍呼吸一窒,轻声道:“他就叫……美人。”

 

赵云澜要是嘴里有茶,估计肯定要喷,他疯狂大笑:“美人?这肯定不是沈老师自己起的吧?这谁起的名字啊哈哈哈哈哈,就……很有灵性?”

 

沈巍想起记忆里那个嚷嚷着“小巍你这只白狼真的是只大美人啊,就叫他美人儿怎么样?我觉得非常好啊”的少年,目光不自觉变得柔和。这人这么多年了,连想法都不带变的,只有当年年少的俏皮变成了如今属于男人的调侃与成熟。

 

是谁?

 

是你啊。

 

他看着赵云澜,声音温柔,目光似乎透过眼前人在看着很久的过去,笔直延伸向了远方。他这时的目光已经瞥向了别处,眼帘也垂下去了,但赵云澜就是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人与他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沈巍的声音像从远方传来,像风中郁郁的回歌,在他耳朵边上来回晃悠。

 

“也是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他道。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1260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