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蒲公英巧克力 (END)

*小甜饼一发完

*没有给好利来打广告的嫌疑!军训展演等上场的时候更新一哈

————————————————

赵云澜是个喜欢吃甜食的人。


上到超大号的草莓蛋糕,下到nimm的小型棒棒糖,只要是好吃的他就不会拒绝,有时不只是不拒绝,还会主动买一些。


前两天他网购了一盒蒲公英巧克力,快递到沈巍办公室。快递小哥今天骑着小电驴飞驰向龙城大学,和巧克力一起送到的自然还有他订的一束玫瑰花。


玫瑰是火红的,美得娇艳欲滴,被沈老师抱个满怀,盛放得就更欢欣,随着沈巍一边往回办公室的路走着,一边在他怀里来回摇曳着晃荡。


那一路嚣张得瑟着绽放的劲,倒还真是像极了赵云澜。


自从和沈巍稳定下来之后,赵云澜就经常翘班去沈巍办公室待着。


沈巍要是没课,在办公室办公或是备课,他就往人家跟前凑过去骚扰,或者在沙发上半躺着和他唠嗑。沈巍有课的时候他会坐到沈巍的办公椅上晃晃悠悠来回转,再闲还会帮着批改几份学生的作业。



他在这待得久,也就常往沈巍这寄东西,今天寄点小蛋糕,明天寄点巧克力,沈巍对甜食没那么大需求,主要是他在骚扰沈巍之余嘴巴还需要像只仓鼠一样吧唧吧唧吃点啥。


除去这些,还有的就是那些时不时的小惊喜,今天的玫瑰花束就是个例子。


赵云澜擅长拨撩人,擅长哄人,更擅长给人惊喜,沈巍收到礼物的时候露出的那种湿漉漉的、带着兴奋的眼神,那些手足无措的小动作,还有那控制不住溢出来的笑意与爱意能让赵云澜自豪和乐颠颠好久,回特调处的路上都能蹦蹦哒哒地走到走路带风。


毕竟赵云澜的宗旨是:老婆快乐就是我快乐。 



沈巍是不怎么用手机的,这手机以前除了学生偶尔打电话联系之外,就只是收赵云澜的短信、接赵云澜的电话(偶尔还有特调处的)的用途,不过自从赵云澜开始把那些倚叠如山的甜食往他办公室寄,沈巍手机就多了个用处——接快递小哥的电话。


龙城大学知道赵云澜和沈巍在一块了的人不在少数,沈老师可是龙大的门面,学术意味上与脸的意味上都是,连大一公共课的选课攻略里“生物工程”和“古代文学鉴赏”这两科都重点标注了“沈教授人美音甜、教得好长得又帅,推荐首选”。而沈老师名草有主已经谈恋爱了这件事在同学们之间也就流传得尤为广阔,在知道了师娘也是个大帅哥之后流传的就更广。


所以沈巍抱着一束火焰一样烧着的玫瑰,还提着盒拿保温箱装着的巧克力走在路上着实是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



不怪学生侧眼扭头去频繁地看他,他太过于乍眼,明明已经是飒爽的秋天,可他抱着玫瑰走在路上,笑意却仿似春风拂面。



有遇到相熟的老师,甚至还会眨着眼打趣他“赵处长又送礼物过来了啊”。



沈巍会不好意思地抿嘴低头笑。





他把花插到办公室窗户边的花瓶里,赵云澜背对着他在茶几上拆快递。这花瓶里的花几乎都是赵云澜送的,凋零一茬就又要送新的一茬,一直都没变过,有时是玫瑰,有时是百合,教师节的时候赵云澜跟着学生凑热闹,还送了一束康乃馨。


沈巍服气了。


他背对着他,蹲在地上拆巧克力的包裹,头上不听话的卷毛跟着他拆快递的动作左右弹着晃动。沈巍控制了一下去揉他头发的冲动,整理好了那些带着芬芳的花,坐到沙发上。


赵云澜这一次买的是蒲公英巧克力。巧克力是不大的一盒,周围拿干冰包着,打开了箱子还是冰凉凉的。盒子里的巧克力有圆圆的九颗,不多,但胜在精致。


店家贴心地送了不锈钢的小叉子,赵云澜开了箱子,抱着巧克力盒和小叉子噌噌地也往沈巍身边凑。


他贴着沈巍,也坐到沙发上,晃悠着手里的小叉子道:“这个我以前吃过,挺好吃的,亲爱的来尝一口不?”



沈巍对甜食没什么特殊的喜好,对甜食的态度和对普通的食物没什么区别,他之前没什么这种需求,没有人给他投喂,他就不吃,有学生给他送小蛋糕,他收下了,多半也是送给其他老师,或是干脆不收。


所以赵云澜这么问,他默默摇了摇头。


赵云澜撅了撅嘴,露出了个可惜了的表情,道:“可惜了可惜了。”


他把圆乎乎的巧克力拿叉子插着送到了嘴里,巧克力是入口即化的生巧,丝滑又细腻,牛奶味甜得恰到好处,蓬松得真的像毛绒绒轻飘飘的蒲公英一样。


赵云澜吃的开心,眯着眼“嗯”了一声,他把巧克力用舌头推到左边的腮帮子,腾出嘴来,想到什么,又笑嘻嘻指了指自己的嘴巴,眨着双小狐狸一样狡黠的眼睛问道:“那沈劳斯,我喂你的话你吃吗?”



沈巍一愣,耳尖肉眼可见地泛红了,他掩饰性地推推自己的眼镜,手放下了眼神却不受控制地往赵云澜嘴唇上飘。



“那……那吃吧。”沈巍道。



END



评论 ( 70 )
热度 ( 2423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