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你们仙官都是这样的吗 (END)

*架空,小短打

*本来昨天想写完发的,结果出了点事()迟到的中秋快乐鸭

---------------------------------


赵云澜是一位小仙官,不过准确地讲,是大荒山圣昆仑君乔装成的小仙官。

 

小仙官是他给自己新开发的那么个人设。

 

当今世间天下安澜,海清河晏,和平到人间的那些大官小官都不需要分太多时间处理政事,更何况这些天上仙。赵云澜贵为上仙,在自己的宅子里宅着,除了种种茄子种种地,给花草松松土和撸一撸爱猫大庆之外在这一段时间里居然都无事可做。

 

简而言之:赵云澜很无聊。

 

赵云澜其人,我们都知道的,很皮。他在无聊的时候通常会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做,或者静坐几秒只为了默默给自己来点灵感和想法。

 

这次他盘着腿在炎炎烈日下补了补钙,在被晒到皮肤又要黑一个色号之前,终于来了点感觉。这次他的想法是:趁着中秋节出去浪一下。

 

虽然没什么政事要处理,但仙宫的杂事一向还是很多的,人间总有酒席应酬,天上自然也是不能免俗的。赶上临近中秋节这一阵子,四海八荒的魑魅魍魉,仙魔鬼妖都是要来仙宫拜会一下,山珍海味、玉盘珍馐皆数端上来,仙女姐姐们翩翩起舞。那些大人们会各个拍手称赞,相互抚掌而谈。

 

这一系列舞会及晚宴种种……俗称社交。

 

幸而赵云澜不负责举办这些社交活动,也不需要参与接待,他只要在中秋晚宴之前回来,赶得上参加这场盛大的宴会就好。

 

于是山圣大人绣纹着金松的青衣一动,宽大的袖袍挥了挥,转眼他就变了一身同是青色却飒爽而收身的紧身便装穿在了身上。一袭渐变由浅入深的青衬得人英俊又挺拔。他头发也不似平时那般松松散散地系一半,而是认真得束起来大半,绑了个高马尾。

 

赵云澜神清气爽地在镜子前自我欣赏了一圈,镜子里的人容貌俊朗,身姿卓绝,浑身带着挥之不去的属于青年的精神气。赵云澜觉得他自己:很帅。

 

很帅的赵云澜再接再厉,又很臭屁地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把扇子,潇洒地挥开。赵云澜眉眼带着笑意,决定在中秋节这个大好时光里去广寒宫看看他嫦娥妹妹,顺便看看兔子。

 

诚然,兔子并非都是广义上的兔子,与人间的那些毛绒团子自然大有不同。广寒宫的兔子除去那些刚出生没多久的幼崽,大多数都是可以变成兔子精、能幻化成人形的。

 

性别也是有男有女,不过因着本体都是兔子的原因,这些变成人的兔子精性格也大半都是温温柔柔的,并没有呛人的小辣椒。很多上仙或是仙官官场失意或是情场失意后都愿意往嫦娥这里来坐一坐,感受一下温馨美好。

 

不过也有不少人是真实地想来调戏一下这里那些成精的兔子……

 

赵云澜既没有情场失意也没有官场失意,更没有想来调戏人家兔子精的意思,作为一个耿直的直男,赵云澜来这里的原因都和别人不太一样。

 

他是真的去撸那些还没成形的兔子的,顺便蹭一两块吴刚砍的桂树落下来的那些桂花做成的桂花糕。

 

兔子们都是白白软软的,摸起毛来触感都是绵绵的毛绒绒,比大庆那粗糙的质感要好很多。怀里揣着一只兔子搓一搓、再喝点清茶,拈一块桂花糕来品一品,这样的人生是有多惬意。

 

只是这次的赵云澜确实寻到了些新的、更吸引他注意力的事。

 

他在广寒宫中的那座桥上撞见了个男人。

 

他撞是真的撞上去,甚至差点兜头扎到人怀里,都怪他老惦记着嫦娥那的那些桂花糕,一直低头赶路。那人站在桥上,大抵是正要去做些什么。而赵云澜捂着脑袋,一抬头就愣了。

 

这男人的头发是如墨一般的长发,衣服也是黑的,像云朵一样披散在身上,宽大地罩着他,衬得那人温润又儒雅。

 

他生的好看,鼻梁挺拔,薄唇的颜色浅淡得像被茶水泡过的桃花,一双澄澈的眼睛大大的,眼尾有点上挑……正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这样的一个男子,让人不自觉地想要去亲近,连赵云澜这种平时心里都没个什么波澜的人看了都心神荡漾地想去搭个讪。

 

不过赵云澜又打量了他一眼。这个时间能出现在广寒宫这个地方的,不是成精了的玉兔就是一些小仙官。广寒宫的仙官他都眼熟,成精了的兔子他也认识个七七八八,只面前这一位,是他确实没有见过的。

 

长得这样温润,莫不是个……刚化形了的玉兔?

 

头发是黑的,衣服也是黑的,看来之前还是只黑兔子?

 

赵云澜好歹也是撞了人家一下,道歉是必须的,他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道:“方才是我唐突了,有点着急去找嫦娥仙子,不小心撞到了先生,您没事吧?”

 

男人笑笑,也看他,道:“无妨。”

 

赵云澜点点头,眼睛却不离开地继续往那男人的身上看,看得他眼睛都又亮又直。他已经很久没见过长相和气质都这么符合他心意的人,这小心思一动起来,赵云澜就有了些“出手”的打算:“在下赵云澜,小仙今天来这里是想找嫦娥姐姐讨一些桂花糕吃。这位先生……贵姓呀?

 

那男人也在看着他,盯着看的那种。

 

赵云澜知道自己长得挺帅的,但被一个这么好看的大美人这么看,居然难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好意思。

 

幸好男人收敛了点目光,道:“免贵,姓沈,沈巍。”

 

赵云澜一伸手,幸好他今天化了身便装,倒是方便他此时动作,他把胳膊搭到沈巍肩上,道:“沈先生接下来还有什么事情要做吗?要是没有什么安排的话,不如随我一起去尝些这里的桂花糕?就当是给刚刚撞到沈先生赔个不是了。”

 

沈巍似乎是平时很少和人有肢体接触,要么就是也对赵云澜有点心动,亦或是兼而有之,被赵云澜这么一搭,整个人耳朵都红了,他有点不自在,却没挣脱赵云澜:“现在倒确实没什么安排……可这么着会不会太麻烦赵先生了?”

 

赵云澜一看美人答应了,忙道:“没事儿没事儿,这都哪的话,还有,叫我阿澜就好啦。”

 

 

赵云澜这厮,一向很会见缝插针。这只一个下午的时间,他似乎吃准了沈巍是只黑兔子化形的,把人调戏了个遍,桂花糕吃是吃了,美人的手都牵了,赵云澜感觉他的中秋收获了快乐。

 

他又一向嘴皮子利索,把沈巍从头夸到脚不说,还跟人家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搞得沈巍忍不住红着耳尖道:“你们仙官都是这样的吗?”

 

赵云澜笑嘻嘻:“那哪能了,只有我是这样的。”

 

 

一个下午在这种若有若无的甜蜜和暧昧的气氛中过的很快,幸好赵云澜还记得他晚上要参加仙宫团建,和沈巍约了明天再见。

 

所以当赵云澜散下来头发,换上那一身属于昆仑君的袍子,走在去主宫殿的路上又撞到人的时候,他的内心是无比想要骂街的。

 

他认得这黑袍子上黑龙的纹路,那是属于不常来仙宫的鬼王大人的。

 

他更认得这张脸。

 

这他妈的不是沈巍吗。


END


赵云澜: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评论 ( 155 )
热度 ( 3120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