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向哨】诀焰 03

*向导沈巍x哨兵赵云澜,架空背景

*前文可以点合集看辽~目测这篇文是日更,可以每天晚上都来看一看,嘿嘿

---------------------------------------------


03

沈巍的话说的过于温柔动人,甚至不像在陈述一个普通的事实,而是在说句情话,让赵云澜都有点嫉妒沈巍所讲的这个人。能给他的精神体起名字,那想必至少是青年时代之前就认识了的人吧。

 

但他倒也没过于纠结这个,他对沈巍有些莫名其妙的亲近感,没做过哨兵向导兼容度的测试,可估计相容度至少也得有个百分之八九十。沈巍这长相和温文尔雅的性感又刚巧对他的胃口,要是想追这美人,来日也还方长,不急于这一时。

 

只是沈巍的精神体是白狼,这倒是又有了件新的事让赵云澜觉得好奇了:“说起来,沈老师的精神体是白狼,好像和“那位”的精神体是同一种?”

 

沈巍不自在地偏移了一下眼神:“那位是……哪一位?”

 

赵云澜带着隐匿的疑惑扫他一眼:“上边代号是“黑袍”的那一位啊……沈老师不会不知道吧?咱护国英雄啊。”

 

沈巍勾了一下小手指,公式地笑了一下:“黑袍啊……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赵处长这么叫他。”

 

第一句话说出来,后边也要顺畅很多,他抬了眼帘,笑道:“不过我只是个普通的读书人,只不过是觉醒成了向导,又恰好有这么个精神体,和黑袍……大人肯定是没有办法比的。”

 

赵云澜铁服,沈巍是过于谦虚吗还是怎样,等级都被排到A以上了居然还自称“普通”?

 

他这话里有疑点的事也太多了。

 

黑袍实际上是一个代号,代指了一位官阶与权限比赵云澜父亲赵心慈还要高的人。他前几年在一场旷世的大战里作为总指挥上了战场,又打赢了仗,于是在九大军区和哨兵向导塔里都很文明,都被当做是英雄。

 

可惜别人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连这人是哨兵还是向导都不知道,只传说他的精神体是只巨大威风凛凛的白狼。

 

这人太过神秘,所有人都用“那位”称呼他,就算沈巍是从别的军区的文职部来的,“黑袍”这人这样有名,他也不该不知道他。

 

他口风紧,又是一副不愿意说太多的模样,赵云澜只得打着哈哈跟人忽悠了几句,勾着沈巍的肩就把人家带了出去,说是要带人家四处参观参观,可怜了沈老师,被赵云澜这么一漏,浑身上下都僵硬了,活像被点了穴位。

 

郭长城在后面默默目睹这一切,看着沈巍红了吧唧的耳尖,终于忍不住开口对站在他旁边的哨兵小声道:“楚哥……我,我怎么觉得赵处和沈教授怪怪的……”

 

楚恕之凝视俩人背影似乎在想什么,漫不经心问道:“怎么说?”

 

郭长城咽了口唾沫,紧张道:“……我,我总觉得有一种……他们在谈恋爱,然后咱们都是电灯泡的错觉……”

 

楚恕之拎起来他肩膀上的竹鼠抛给他自己的精神体——一匹灰色的狼,阴森森道:“还有空关心人家谈不谈恋爱,你先看看你的竹鼠怎么不被吃掉吧。”

 

郭长城一声尖叫,跑向自己的竹鼠。

 

楚恕之背着手看戏,心里只道是……那俩人给里给气的,其实不是错觉。

 

 

八卦,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被每个被领导压迫的员工所热爱。

 

赵云澜带着沈巍在特调处逛了将近一个小时,逛完又带着人家在特调处所在的第九军区那栋楼里头逛游了半天,到晚上才回来。沈巍作为特调处的新成员,还是个稀有的、等级至少在A级以上的向导,自然要得到国宝级的晚饭待遇。他在特调处晚上聚餐的时候被赵云澜安排在了他本人的身边,而特调处一众人八卦而刺激的目光简直要把人家扫射成了个筛子。

 

沈巍有一点点坐立难安,一双有神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赵云澜。

 

赵云澜正有这要追沈巍的打算,看沈巍的眼神都宛若带了八百层粉丝滤镜,沈巍这么一无辜地看他,他简直觉得沈巍这大宝贝楚楚可怜、被在座诸位流氓用眼神欺负的不得了,立刻让在座的这诸位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别吓着人家新成员。有领导这么一淫威,大家便都闭上了嘴。

 

而等晚宴散了,赵云澜又要送沈巍回住处了,祝红才举着根啃一半的鸡脖道:“丫的,老赵肯定对那沈教授有意思。”

 

直男林静也举着烤串:“怎么说?”

 

祝红啧啧两声:“你看他今天孔雀开屏那样,都快露腚了,以前哪见他对哪个向导这么热心肠过,咱小郭来的时候他可是给小郭讲了五分钟就跑了,这沈教授呢?他带人家晃了一下午啊。”

 

郭长城咽了咽口水:“红姐……其实我觉得赵处挺好的……”

 

祝红一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郭长城成功闭了嘴,楚恕之在旁边阴森森地笑了两声,祝红又道:“而且你们看见没,就吃个晚饭啊,老赵都快粘到人家身上去了,还总夹菜,夹菜还总摸人家手……简直没眼看了。”

 

特调处的众人集体无语翻白眼,而被八卦的这位主角还在溜溜达达送沈巍回住处。

 

沈巍和赵云澜虽然都是中校,但住的地方却不大一样,他们虽然都在军区内部,但毕竟一个是哨兵,一个是向导,沈巍又有“生物学教授”这样的一个公职在身上,也算担了半个文职,所以安排住宿的地方也在文职人员那一边,和赵云澜被分在特调处的那个住处隔了几乎半个军区,走路要走个四十来分钟才能到。

 

赵云澜以饭后消食为理由,没开车,和沈巍居然是要溜达着回去。

 

他这一天下来,和沈巍相处的时间着实是不少,越是相处,赵云澜就越觉得沈巍对他的胃口。向导哨兵与普通人在这一点上是有很大区别的,普通人看对了眼,多半会说这叫一见钟情,说是天生的第六感。

 

但这一点对于哨兵和向导来讲就不一样了,向导和哨兵具有相容性,二者相容性越高,做事就越合拍,也就越容易看对眼。赵云澜这两年里都没个看对眼的哨兵,多半也是因为没有个相容性高的,他太强了,这些年哪里有人能匹配的上他。

 

沈巍就不一样了,走在他旁边,赵云澜精神领域里的每一根精神触丝都是快活的,他和沈巍在前边溜溜达达地走,白狼和白金狐两只浅色的毛绒团子虽然一大一小,却亦步亦趋地跟随在他俩人的后边,赵云澜那只白金狐的大尾巴摇的欢快,往白狼身上凑,赵云澜在心中念叨着大美人,也往沈巍那挤。

 

“赵处长,你想的太大声了。”沈巍道。

 

赵云澜一愣,什么太大声了?

 

沈巍无奈又脸红地看着他。

 

赵云澜又一愣,这想的太大声了,是说他想沈巍长得真好看并且还人美音甜心地好这事?

 

沈巍继续脸红看他。

 

赵云澜心里骂了声操,但想到这个操沈巍是能“听见”的,于是他又憋了回去,憋了半天,他惊讶道:“你能进到我的精神领域里知道我在想什么?”

 

沈巍连忙摆手:“没有,赵处长的精神领域防卫的很严格,我进不去的……但确实可以……感知到一些……赵处长的情绪。”

 

赵云澜老……嫩脸一红。

 

沈巍居然都到了能直接感受人的情绪这一层次,那精神力必定不低,必然远超了A级,甚至达到S,但对于其他等级低的哨兵或者普通人还好,对于赵云澜来讲,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实际上还有另一层先决条件:那就是他俩的兼容度或者说是相容度一定是高到了一个非常可观的地步,不然赵云澜这样强大的哨兵又怎么会能让他感知到分毫的情绪?

 

这样一想,赵云澜干脆停了脚步,和沈巍站在了原地,挠着头道:“既然沈教授都能感知到我的情绪了,估计也……我就直说吧。”

 

沈巍“嗯”一声,耐心地等着他说后文。

 

赵云澜带着一点点小紧张,搓军装的裤线:“沈教授这么优秀……结合了吗?”

 

沈巍一愣,想到什么,隔了一秒才道:“没有。”

 

赵云澜又道:“那……一定有不少人追求沈教授吧?”

 

沈巍又是拘谨地摇摇头,伴随着突然泛红的脸。

 

他好像知道赵云澜要说什么,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甚至有一瞬间无可自拔的窒息。

 

而赵云澜张了张嘴,小白牙咬住红润的下唇,眼睛像他那只白金狐一样,巴巴瞅着沈巍:“……那我可以追你吗,沈老师?”



TBC



沈老师冲鸭!

评论 ( 83 )
热度 ( 1253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