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朱白】 云开日落 01

*弃权声明:朱&白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巍澜属于彼此,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穿越&破镜重圆的狗血梗

*亲友死活要看的破镜重圆,已经被逼很久……我好紧张你们不要打死我求你们了……

------------------------------------------

01

醒来发现自己和自己的前男友抱成一团睡在一张床上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白宇在一片目瞪口呆之中醒来。

 

如果白宇玩知乎,如果他现在手里有手机这么个东西,那么他这一天早上起来之后知乎一定会多那么个热门帖子——然后被万能的沙雕网友日出身份、然后被一众粉和黑日到妈都不认识。

 

更何况这帖子的标题还不太对,朱一龙现在还算不得他前男友,顶多算是陷入冷战期、闹了别扭,许久都没有联系了的……那种男友,还算不得前男友。

 

没有说分手,就不算是分手。

 

他有点嘲讽的这样想,但确实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联系了。

 

而现在,他和那人以这样一个缱绻缠绵的姿势拥抱在一起睡着,让人摸不到头脑,莫名其妙。

 

不怪朱一龙前些年给他的评价是“外憨内秀”,白宇现在完完整整地展现地就是他“憨”的那一面,整个人都被抱在怀里了还有空苦中作乐发散思维地想昨天晚上他在北京、他龙哥还在上海,他没喝酒,晚上参加完个活动回了家就老老实实地睡了觉,这没理由半夜酒后乱性乱到不知道这是哪嘎达的这地方来,但确实有一点点腰肌劳损的感觉。

 

接着他又展现了一下什么叫做内秀,白宇艰难地把自己从男人的怀抱里拆出来,男人怀里是温暖的,而他们抱的太亲密,也太过于严丝合缝了,让许久都没和朱一龙有过什么肢体接触的白宇有些带着舒适的怀念,但同时又觉得每一个头发丝都在叫嚣着不适应。

 

白宇扥了好半天才把他的小细胳膊小细腿从人家怀里扽出来。

 

毕竟他现在已经是个十分成熟的成年男性了,遇到这种事虽然慌张,倒也不会慌张到手足无措,他稳了一下神,就算和他龙哥又睡了一觉也没什么大不了,可现在他是……

 

他皱着眉,先是半坐起身子,轻轻推了推旁边的男人,下意识喊了声“哥哥醒一下”,接着便抬眼去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是一间很干净的卧室,不是宾馆,屋子很大很宽敞,布置的很温馨。房间几经洁净明亮,一看就每天都有被主人认真打扫。可这不是他家,不是他龙哥家,也不是他俩一起买的那处房子。

 

他抬头四处巴望了一下,床头好像还有一大张裱起来的结婚照。

 

照片上是……是……

 

是两个男人,穿着一黑一白的西装。脸是他和朱一龙的脸,但他的头发明明白白地疏成了个小背头,露出来光洁的额头,额角那里却又调皮地跳出来几搓。另一个男人的头发是偏分,疏得一丝不苟,分到头发多的那一侧头发发尾微微扬起一点,他带着偏圆的黑框眼镜,眼镜腿上坠下来一条装饰用的链子,延伸到后边。

 

两个人的无名指上都带着款式简洁但一看就价格不菲的婚戒,高调的露出来,手交叠在一起,一并看着镜头笑。一者笑得肆意张扬,一者笑得儒雅内敛。

 

白宇看得呼吸一窒,这图太过于真实,比珍珠还真,比他和朱一龙在芭莎拍的那套不是结婚照胜似结婚照的照片还要真。

 

他看着震惊了两秒,盯着“朱一龙”脸上那副眼镜突然反应过来:这他妈的这俩人根本不是他和他龙哥啊,这分明是……!

 

一声雄浑巍峨中带着百分之百震惊的“卧槽”从沈巍和赵云澜的卧室里传了出来。

 

 

 

白宇和沈巍分坐在组合沙发中的两张沙发上,终于是衣服都穿戴整齐的那种。

 

沈巍坐那张小沙发,白宇坐那张大的,挨着沙发的扶手坐。

 

有一点点小尴尬。

 

俩人坐成个直角,这熟悉的场景让白宇都不用情不自禁就能想到他们最开始拍《镇魂》的时候,第一场朱一龙给他擦药好像也是这么个姿势。而现在那个戴眼镜的男人带着疑惑地审视他,似乎还是不相信他在说什么。

 

白宇刚刚跟他已经解释过了这一切,这时候看着沈巍这样的眼神,只能无奈道:“确实这样,我真的是个莫名其妙穿越过来的演员,之前演过赵云澜的。”

 

沈巍谨慎地点一下头,顿一下才勉强道:“白先生。”

 

白宇的眉毛拧成了个麻花,他印象里他和朱一龙就算在刚认识的时候好像也没这么生分地叫过“白先生”,最开始是“白老师”和“白宇”,然后是在拍摄的过程中一直十分亲昵的“小澜澜”,再之后就是坦荡荡的,所有人都知道的“老白”和“小白”。

 

沈巍顶着他龙哥一张脸,用他龙哥的声音这么叫他,让他觉得非常十分以及特别不适。

 

让他叫他“小白”估计是不可能了,叫“小澜澜”估计更会被认为有辱斯文,更何况坐在他斜前面的沈巍似乎还并不相信他是个演过赵云澜的演员,这么警惕严肃的目光,让白宇想起以前网上流传很广的那张表情包:

 

看见我手里这把百米的斩魂刀了吗,赶紧说实话,不然允许你先跑99米。

 

白宇觉得他好惨,莫名其妙来到这个演过的世界也就算了,还他娘的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他哭笑不得地对沈巍道:“沈教授不用这样看我,不然我给你证明一下?”

 

沈巍微微歪一下脑袋:“怎么证明?”

 

白宇说:“我说一句只有赵云澜和沈巍才知道的台词……呃,话。”

 

沈巍点点头:“好。”

 

 

这一下,纠结的变成了白宇。拍镇魂已经是快要将近三年前的事,哪怕快两年前镇魂上架的时候他宣传过一波,可很多台词他也只记得一部分,不能再完整地叙述出来,更何况……

 

如果和沈巍说“宝贝,你好辣啊”这种话,他会不会被打死?

 

他在这犹豫了半晌,终于想起来,在那些戏里确实是有那么一场,是他亲口说过那是他最喜欢的一句台词的,而到现在他也记得很清楚。

 

白宇闭了一下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不再是那个大大咧咧的男孩的状态,他像是回到了快三年前还在拍戏的时候,他坐在石头上看着朱一龙,目光深邃坚定却又柔和。

 

“你看这世间山海相接,巍巍高峰绵亘不绝,就像人生负重而行永无停歇之日。要不然你就叫沈巍,如何?”



TBC


评论 ( 132 )
热度 ( 2860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