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向哨】诀焰 05

*向导沈巍x哨兵赵云澜,架空背景

*跑剧情,脑阔痛

-----------------------------

05

一个长相有些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众人围坐的桌子上方,看起来像个圆环,中间却切开了很大一个口,切开地方的两端各连上一个圆形的饼状物。

 

看起来怪莫名其妙的,林静甩着手里的笔转了两圈,愣是没理解这东西是怎么用,又是怎么样才和生物领域挂上钩的。

 

赵云澜也从台子上捏了根笔,终于从边上拖过来一把椅子坐下了,坐到了沈巍旁边。毕竟他是个能坐着就不会站着的人,刚刚没直接一屁股坐到讲桌子上已经是给足了这次任务的面子。

 

也从某种方面上证明了这次任务的难度系数之大和级别之高。

 

“塔里和军区里只有一支派出去的先遣队有人碰到过这样东西,一共三个人,两个人当场毙命,还有一个是一位哨兵,现在还在重症室里躺着。现在你们看到的图还是塔里的首席向导从他的精神图景里强行剥离出来的。”

 

赵云澜叹了口气,在军装的裤子口袋里摸了摸,居然摸出了一根水果味的棒棒糖,当着所有人的面就拆了开来。特调处和九大军区不一样就不一样在这:这里的人各自有各自的性格,都不是特别服从命令的那种,自然也都不是会常规守纪的人(郭长城不算)。

 

他拆了棒棒糖倒是没立刻塞到嘴里,而是继续道:“副主席已经下达了命令,这次由第四军区的A分队辅助我们,不过他们不会干涉到我们的核心内容。”

 

祝红一下有点惊讶:“上边居然给我们拨了人下来?”

 

特调处毕竟过于特殊,这里边也可以说是群英荟萃,各个都是一顶一的人才,出类拔萃的。而军区里的人几乎都是B级以下的哨兵向导,甚至还有普通人,这些人通常来讲是不会被拨出来辅助特调处的,毕竟被拨出来作为协助也是碍手碍脚,跟不上节奏,有时候甚至会白白丢了性命。

 

所以自从第一次合作过之后,上边、不论是军区还是哨兵向导塔的那边,都在也没派发过队伍来辅助。

 

没人会乐意出现无味的牺牲,也没人会想做低效率的事情。

 

赵云澜点点头,面色有点阴沉:“是,不过不是他的意思。”

 

“他”,指他那不对付的父亲,赵心慈。

 

赵云澜转了转手里的棒棒糖,道:“不过别担心,虽然不知道那支队是拨过来干什么的,但是要是他们拉后腿……”

 

他举起一只手,握起来:“看见这是什么了吗?”

 

郭长城:“……呃,呃,手?”

 

赵云澜呲牙,阴森一笑:“这是正义的铁拳。”

 

郭长城:“……”

 

赵云澜:“看我一拳一个嘤嘤怪。”

 

楚恕之憋住了那句他想脱口而出的“你没病吧”。

 

 

沈巍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偏着头看还在发言的赵云澜。

 

他还是老样子。

 

赵云澜对大家的想法都一无所知,他翻了个小白眼,接着自己的话:“反正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叫轮回晷的东西取回来,再为边境的爱与和平贡献一下和谐与美,啊,这话说着我都觉得好恶心。”

 

他终于把那根挥舞了半天的橘红色和黄色相间的棒棒糖塞到了嘴里,含含糊糊道:“得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了,剩下的具体细节上边会直接下发文件到人手里的,汪徵记得收印一下。然后接下来就让沈教授来跟我们说一下这个轮回晷吧。”

 

突然被点名的沈巍又一点点懵逼。

 

赵云澜话题抛得轻飘飘的,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唰”地全都集中到了沈巍身上。

 

沈巍作为一个高阶的向导,感知和读取人的情绪与记忆的能力都是在座的所有向导之中最强的,那些炯炯有神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让他恍惚有种在学校正带学生上课的错觉,那眼神,满满都是求知的欲望。

 

当然,他也感受到了一些别样的想法,比方说他发现祝红和林静正在内心八卦他和赵云澜的关系,而且还是超大声八卦,内心的画外音让他听到耳尖发红。

 

现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不然沈巍可能要憋出点事来。作为……读作上边派遣过来,写作是他自己意愿要来特调处的生物教授兼特别顾问,沈巍紧了下外套的扣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在自己的领域发光发热的机会来了。

 

他不太会操纵这些电子软件,看着轮回晷的3D模型还在会议桌中间而不是在他手边上,一时有点手足无措,但下一秒,那个被投影在空中的图就被映射到了他手边。

 

沈巍有些惊讶地眨眨眼,旁边的赵云澜半趴在桌子上,咬着嘴唇看着他很有灵性地笑了笑,手却帮他在控制面板上来回戳戳指指。

 

“小巍你说,直接操作就行,我帮你弄这个。”赵云澜眨着眼一脸狡黠,还在献着殷勤。

 

楚恕之和祝红翻了个白眼:这领导他妈的简直快没眼看了。

 

赵云澜对他的照顾太过于无微不至,让他甚至有点不太适应。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赵云澜,把桌子上投影出来的轮回晷提到了半空:“这一样东西叫做轮回晷,顾名思义……简单来讲,即是把人的各项生命体征通过某种方式进行轮回和交换,甚至于分摊生命,倒转生和死。”

 

他把轮回晷在半空中转了个圈,开口的地方面对着所有人:“不过这一样东西到目前为止,基本只对哨兵和向导,尤其是已经结合了的哨兵和向导有用。”

 

“我们都知道如果现在有一对已经结合了的哨兵和向导,那么当他们打开精神连接的时候,精神图景就是彼此相通的,他们的所有信息也都是共享的。”

 

“而相对的,如果不幸发生了意外,这一对哨兵向导里不论那一位出了事死去,那另一位八成也会疯掉或是主动去赴死。”

 

沈巍叹口气,继续道:“我也没有实际接触过这个东西,但现在看来,这个轮回晷的两端应该是一端连接向导,一端连接哨兵的。连接完了两个人,再通过高阶的向导下达暗示,从而从向导或哨兵的身上提取出精神力,导入到特殊的容器里。这样采集完之后,再对其他哨兵或向导进行一种既定的交换。”

 

赵云澜听得认真,插嘴道:“那这么说,平民丧命,包括那两个去世了的士兵,都是因为被强行抽离了意识和精神力?”

 

沈巍点点头:“是的,普通人不具备那么强的精神力,被抽取了意识和精神力基本就相当于被把整个人的大脑都取出来了……自然是没有办法再活下去了。”

 

林静在面板上记了半天,听完也问道:“可是哨兵和向导彼此之间都是由兼容度的,强行交换或者输入精神力的话会造成紊乱啊?这一点沈教授肯定也知道吧?”

 

沈巍肯定地嗯了一声:“是……我想这也是他们的实验还没有进行到底的主要原因。不然这样的实验一旦成功,就相当于哨兵和向导的精神力可以叠加到一个人的身上。”

 

他有点凝重地推了一下眼镜:“一旦出现那样反人类的哨兵向导共同体,它基本上就会被作为超级武器使用……而到了那个时候,战争必定会爆发。”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772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