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织毛衣 (END)

*之前写完的《乱心曲》的番外三,没看过不影响食用

*A巍O澜,带娃日常(被北北的粉毛衣炸到失去理智了

------------------------------------

织毛衣

 

沈巍是一个很容易在有关于赵云澜和赵云澜相关的事情上紧张的人。

 

在赵云澜还怀着沈珩的那一段时间里,沈巍比他赵云澜居然还要紧张许多,打个比方说,如果今天赵云澜隔着三层台阶就从他家别墅的楼梯上蹦跶下来的话,赵云澜是什么事都没有的,但沈巍有十成的可能性,那颗已经开始跳动的心脏会跟着赵云澜蹦那一下一起激情蹦个迪。

 

在这种焦虑的情况里,沈巍其实是没有任何办法的,有时候他会紧张到开始啃指甲,但直到把自己都快啃成圆手了——还是紧张赵云澜啊。

 

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郭长城给他提了个主意。

 

郭长城说:“沈老师,要不然你给赵处试一试织毛衣吧。”

 

沈老师:“……?”

 

沈巍对此表示疑惑。

 

郭长城同学对此的解答是,他是从他那个很疼她,但已经过世了的奶奶那里学来的。

他们家虽然家境算得上是非常富有,但老一辈的人终究会一些传统点的手艺,郭长城在冬天里总穿一件浅驼色的毛衣,那一件便是他奶奶织给他的,他宝贝得很。

 

织毛衣嘛,讲究的就是一个耐心,再者就是讲究一个针脚上的技巧,那些老一辈的人后来在生活富足了之后拿这项活动来打发时间,也用来给子女亲人传递爱意。

 

郭长城就觉得,沈教授现在为了赵处长成天紧张成这样,倒不如紧张的时候就织两下毛衣,既能缓解紧张,还能亲手做点什么作为给赵处长的礼物。

 

沈巍一想,居然:觉得很有道理。

 

而很明显的,他是不知道前两年赵云澜让郭长城买给汪徵的实体结果这家伙买了个充气娃娃这件事的,不然他这个不会用电子产品的人估计也不会拜托这位郭长城同学帮他买织毛衣用的针和线。

 

沈巍看着一堆摊在他面前的粉色毛线团,有一点点难以言喻的……无语。

 

可他想了想他们家令主大人,这毛线的颜色还不是饱和度过高的那种纯粉,中间还是带着一丝偏红的暖色的,有些浅红,又有些烟粉,是偏橙的桃花盛开的颜色。赵云澜平时穿衣服以牛仔风格和冷色系为主,衣柜里一水儿的蓝蓝绿绿,要么就是黑色灰色,这样光鲜亮丽颜色的衣服似乎基本就没有几件。

 

但沈巍就是觉得,赵云澜穿上,一定是好看的。

 

所以他看了看面前这一坨粉橙色的毛线:那也行,织就织吧。

 

 

 

沈老师最后织出来的这件毛衣,不得不说是极其细致和精美的。他学这方面的东西学的很快,在织毛衣的技巧上也用了不少心思,一件毛衣而已,用了元宝针、上下针、双八字针、平针、上针、单八字针至少六种针法,简直楚恕之看了要沉默,郭长城听了要流泪。

 

这件毛衣被作为一个神秘的礼物,在赵云澜出现之前,摆放到了赵云澜的办公桌上。

 

“……这谁送的?”赵云澜问。

 

赵云澜看见这件粉嫩的毛衣的时候,他的心理感受是:这他妈谁送的,脑子里是不是一半水一半面搅合搅合就能做浆糊了,老子一个纯一,怎么可以穿这么奶油这么粉嫩的衣服?他现在肚子里可还揣着个球呢,到底是哪位仁兄干的,他是想气死我这个小澜孩吗?!

 

脸上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特调处的吃瓜群众都在,沈巍在众目睽睽之下,搓了搓西装的裤线,十分不好意思道:“是我织的……如果云澜你不喜欢的话……”

 

赵云澜瞬间:“没有!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媳妇儿织的特别好!谢谢亲爱的我明天就穿!”

 

这架势十分激动,他恨不得当场给他们家沈老师一个法式热吻,谁刚想这毛衣颜色不好看来着?反正一定不是他。

 

赵云澜欢欣鼓舞,沈巍有点羞涩。

 

特调处众人:“……”

 

也是没见过这样的领导,翻脸比翻书还快。

 

 

果不其然,赵云澜转天就大摇大摆地穿上了。沈巍织的毛衣是宽松的款式,刚好可以柔柔地覆盖住赵云澜圆鼓鼓的肚子。

 

袖摆很宽松,到袖口的地方却紧了起来。赵云澜搭配了件白色宽松的裤子穿它,平日里带着锋芒的伶俐冷硬被整个柔和了一个度,好似锋利的刀子被刀鞘裹起来了,放进了柔软的毛绒布料里,他浑身上下简直都要散发起暖色的光芒。

 

早上他照例向沈巍索吻,沈巍亲他脸颊,恍惚间好像在吃一块草莓蛋糕。

 

好甜。

 

 

他到了特调处又是引起一番滋儿哇乱叫,特调处的那些人一个个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祝红高呼三句“我的妈”,谁能想象到他们领导——明明胡子拉碴的,怎么一穿个这种衣服,能好看成这样?

 

圆鼓鼓的肚子把烟粉的毛衣撑出个弧度却并不突兀,赵云澜的手在毛绒绒的袖子里只有点指尖露出了袖口。他把手轻轻搭在小腹上,笑眯眯地跟沈巍说话,整个人氤氲成朦朦胧胧的、柔软的一团。

 

像小狐狸毛绒蓬松的大尾巴尖,无意地撩人。

 

祝红消失多年的母性和少女心都要在这一刻迸发出来了。

 

 

后来的后来,在沈珩出生了之后,赵云澜还是很喜欢这件毛衣,尽管后来沈巍又给他织了不同款式、不同颜色的很多件,但他还是最喜欢它,就像郭长城喜欢他奶奶给他织的那一件一样,宝贝得不行。

 

他在冬天里总喜欢把那件衣服穿出来,只在袖口探出一点指尖,扣着本书,靠在沈巍身上一点点地翻看。

 

逗孩子的时候也是,他穿着那件衣服,和沈珩玩举高高,把小公主高高地举过头顶。

 

他现在没了圆鼓鼓的肚子,本就宽松的毛衣就更显得宽松,套在身上都逛荡,在他动作的时候会勾勒出细瘦完美身材的线条。

 

而他托举沈珩的时候,那截许久不见阳光而显得幼白的腰就会毫无遮挡的露出来,很细却坚韧的一段,偏生他还毫无知觉。

 

沈巍端着本书看他俩闹腾,看了好半天书都没翻一页,他看着赵云澜毛衣下摆反复掀起来又落下去,那段腰也露出来又被遮挡住。

 

他有一点点口干舌燥地吞咽了一下,终于看不下去地开口:“云澜,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在毛衣里加件内搭呀?”



END





评论 ( 186 )
热度 ( 4878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