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朱白】拜清辉 (END)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

 

他曾经在戏里演过多少颠沛流离或是和平美满的爱情大戏,大多数撕心裂肺,你爱我我爱你,我爱你你却不爱我的戏码轮番上演,似乎不嘶吼就不叫爱,但偶尔也会有冲和平淡的。

 

他举手投足,一颦一笑地饰演着那些人物,宣泄着情感,尽他的全力去入戏,拜着那些明艳的清辉。然后剥离出来了,永远都是一次又一次的冷眼旁观。

 

剧中人的爱一个个都被他演得淋漓极致,他恸哭,哀嚎,甚至吐出暗红的鲜血。十个演爱情的电视剧里九个他演的男角色都在说“值得”。

 

可扪心自问,到底有几个是真正值得的?

 

几个又是为了满足剧情发展或是自我欺骗的戏码?

 

然而在那之后,他抽离出了角色,在演艺圈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以来,却连爱这座巨大冰山的一角都没有触摸到,似乎爱情真的是一件不可追寻的奢侈品,而大多数人这么多年以来拥有的也不过是一段又一段的关系。

 

他始终都认为,他的心里是有一团火的,隐藏在冷冷清清之下,埋在清秀的外表底下,有人寻烟走来却不得所终,也有路过的人连那团火燃起后冒起来的袅袅的烟雾都未曾见到。

 

因为剧中人的喜怒哀乐再怎样热烈、终究也是提前安排好的,可现实远比戏剧要荒谬许多,那些所有发生的事情,他没有办法去预料,更没办法去像演戏一样设身处地地对照着剧本去拼读他或是另一个人的情绪。

 

现实之中的爱本就比小说中比戏剧中要艰难地多,也比忍受痛苦要艰难的多。他和他又有性别这方面的那么一段敏感的关系,还是在演艺圈这样一个……鱼龙混杂、稍有差池就要天翻地覆的地方。

 

可他是个成年人了,是个成熟了的、已经过了而立之年的男人了。

 

他可以选择他想要什么,可以选择什么是他所爱的。

 

他看所有他的那些演过的剧本,饰演沈巍的时候或许是他离爱情最近的一次,最初是入戏,再之后是借着角色宣泄一腔爱意,但他和沈巍不一样的,沈巍有他的偏执,有他的坚持,有他的懦弱不敢,可他也有他自己的。

 

另一个人亦然。

 

成年人的恋爱就是角逐,明了了一切之后不肖说太多,就是两个人在互相赤着脚一边踩着对方一边跳着探戈,你进我退,我退你进。

 

或者共同进退。

 

所以有了朗朗明日下握着手腕的鞠躬,他把他拉过来,站在相同的位置,并着肩俯下身。

 

所以又有了清辉明月之下同样是并着肩的三鞠躬,你看这天地浩大,山河辽远壮阔,鲜花簇拥,壮丽不朽的事物正朝他们接踵而来。

 

他已经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了,他的心脏挨得最近的人就是他了。

 

他没有怀抱着一束玫瑰,可他本身就像那束火红的玫瑰花一样旖旎艳丽,像星火一样纷纷坠落,那一分张扬肆意的颜色竟然比他心中那一团火还要红上许多。

 

玫瑰不愧是他的代名词呀。

 

他站在那一团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那一撮红是无尽漆黑里唯一一抹高饱和度的亮色

 

那是一个能看到他心里燃烧着的火的人,他走过来,甚至不需要陪他一起。

 

两团火焰明亮乍眼地少,不必并在一起,但各成一系地贴的很近。

 

这样就能让他们都感受到火的温暖灼热了。

 

他不会坦言他在情爱方面会是个胆小鬼的,因为他本身就并不懦弱。

 

他和他演过的所有角色都不一样,因为他不懦弱,不卑微,不需要用什么去讨好另一个人,因为他们的灵魂同样明亮可期,碰撞着也只会出现更耀眼的火花,像星月同辉。

 

于是他们相拥,他们接吻,全世界再没有任何一个角落能让他们彼此更直接地表达这场感情。


他们可以敞开心胸地大笑,笑出眼角的细纹。

 

他也说“值得”。

 

这个是真的值得。



END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有一个人,总有那么一个人能看到这团火,然后走过来,陪我一起。”——梵高

*爱情是奢侈品,很多人终其一生拥有的不过是一段段关系。——《再见金华站》



评论 ( 31 )
热度 ( 1272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