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朱白】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END)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

-能梦见你是我的过人之处

 

 

白宇缩在被窝里准备睡觉的时候居然还有一点点失眠。

 

优哉游哉辗转反侧是真的,他阔别西安这座城市、阔别他思念已久的家人已经很久了。回来参加兰蔻的活动,回来和朋友玩,然后再回家。一切的一切让他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上次在家的时候还有些籍籍无名,现在在西安,哪怕他都乔装打扮好了去街头看看那些艺人唱唱歌,跟着他们的节奏摇晃一晃。

 

这样都是能被粉丝们遇到的。

 

西安是一座很好的城市,底蕴很丰富,文化沉积成了一个温柔的厚度,富饶却不忙碌。

 

他并不怕被粉丝遇到,哪怕是在现在这样红起来之后,他心怀坦荡,揽清辉与明月,穿着一身并不惹眼也并不张扬的衣服,仅仅是混迹在人群里,感受着人间的烟火而已,他跟着音乐的旋律来回晃荡身体,并不刻意端着架子,只是像个勿入尘世的小神仙一样,带着人间烟火的味道,却又对俗世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心。

 

他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可害怕的。

 

……啊,可能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是一种有了家室的人对于家里某一位的“畏惧”,让白宇这个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连半夜出去蹦迪都有一点小小的慌张。

 

 

他去西安的酒吧和朋友玩,喝酒是肯定要的,推开酒吧大门的时候面对那一尊石像用了点小聪明和小技巧,不出意外地被跟他一起的朋友夸了聪明聪明。

 

他带着一点小小的得意很开心地进了灯火绚烂的酒吧,可万万没想到这点可可爱爱的小聪明被人拍下来了——还传了微博。

 

白宇顾不得尔康手一下表达阻拦,半夜出去玩这种事他倒是不怕被粉丝知道,可是被他龙哥要是知道那可就有一点点不安全了。

 

朱一龙作为一位比他大了两岁的,稍微严格一点的伴侣,在所有方面对他其实都是一种颇为宠溺地,听之任之的态度。唯独对于他的身体这一方面是一点都不肯松口。

 

他有胃病,有时经常会在那人怀里满头冷汗的醒过来,长他两岁的恋人心疼他,却也没办法把疼痛转移到他自己身上,只能熨帖地给他准备好热水袋、热水和药,再给他个温暖的怀抱让他能稍微缓解哪怕一点点疼痛。

 

除此之外就是再稍微控制一下他的饮食,少吃辛辣刺激、少在半夜吃喝东西,两个人出去吃火锅朱一龙也要给两人点个鸳鸯锅,清汤锅那边还是滋补的骨汤。

 

在拍镇魂的时候他龙哥还能承包一下他的早点,现在分开来各自工作各自的,怕是承包早点这项活动只能错后到两人下次再聚到一起了。

 

而似乎,他想了想,他龙哥为数不多的几次生气,都是因为……因为他作来着。

 

白宇现在这晚上出门,又是半夜喝酒又是凌晨蹦迪的……

 

可能不是在触他哥的逆鳞,而是在摸龙须子——要么就是把一条龙按土里从头逆着鳞片撸到尾那种。

 

心里就有一点点小慌张。

 

 

毕竟有些心虚,他最终还是赶在朱一龙在北京下飞机之前默默从酒吧溜回了家,结果没想到他在酒吧蹦迪喝酒的事情还是被粉丝们一传十十传百地传了出去,白宇内心崩溃,睡觉之前又刷了个朱一龙下飞机的微博路透:

 

带着个口罩都遮不住一脸生气的表情,帅是帅,可生气的表情迷幻得很。已经被粉丝调侃为:大哥您咋这么生气,是不是要去打人啊?

 

不,我不是我没有,龙哥一定不是因为我才生气的。

 

白宇关了手机,在心里嚎了句完球了。

 

然后安静如鸡地提前吃了几粒胃肠安防止半夜胃病发作,再然后给自己扯了被子安详躺平。

 

 

他作为一个大男人,怂是没有那么怂的,可是在半夜出门蹦迪这件事情上,他自知理亏。更何况朱一龙在这方面有一些小脾气,不论怎么说都要哄回来呀。

 

他搓搓手敲着手机屏幕,企图在朱一龙还在倒时差的时候先发制人,减轻一点他有可能会受到的小惩罚,先是在微信里把朱一龙在悉尼出席LV的那一场银河航宇装夸了个遍,在他纠结下一句说什么的时候,那边突然回:

 

“你昨天已经夸过了。”

 

态度冷硬,一点不宠。

 

白宇:“……”

 

不是,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说好的倒时差呢?他龙哥这会不应该在睡着倒时差了吗?

 

这突如其来的回复是要干什么?

 

白宇内心又一次崩溃,搓着手机键盘欲哭无泪,先发制人是不可能了,他只能老老实实地认错,然后说点软话好话,再叫几声哥哥……企图抚平恋人满心怒火。

 

他叹着气跟他龙哥按键盘,态度是十分诚恳的,语气是十分认真的,一连串检讨完自己错误之后,真诚地跟他龙哥说“我真的错了哥哥……”

 

朱一龙回他:“你错了,下次还敢?”

 

隔了两秒,配了一张赵云澜“我错了下次还敢.jpg”的表情包。


赵云澜那可怜巴巴的小表情简直和白宇现在眼巴巴瞅着手机屏幕的表情如出一辙。

 

白宇一看这表情包都出来了,那估计就已经是没那么生气了,赶忙道:“没有没有没有!我下次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之后又安抚几句,看朱一龙已经变成正常语气跟他讲话了,那悬着的心才落下来。

 

他倒回柔软的床褥里又和朱一龙随便聊骚几句,什么都说,说前两天兰蔻的活动,说西安悠闲而舒适的环境,说朱一龙送他的眼镜,说他龙哥在悉尼的活动那一身可真好看。

 

朱一龙最近一直累也一直精神紧绷他是知道的,若是有他在的话,这位年长一点的恋人终究会比平时更放松一点。他话题满天飞地说着话,把朱一龙聊出来困意,视频聊天里对方的脸仍然俊秀美丽,但眉宇间尽是疲惫,脸带着困倦地都快埋回了枕头里。

 

白宇放轻了声音,说话时的音量变成了情侣间的喃喃细语,好像他就在他龙哥边上,正陪他睡觉一样。

 

朱一龙的说话的音量也小了下去,那是他快要入梦的音量。

 

白宇看着爱人恬静而清秀的睡颜,终于想起来要问朱一龙为什么在他本来应该睡得最熟的时间里却能回到他消息。

 

对面呼吸平稳,男人枕在枕头上,轻轻笑一下,那声音很轻很轻,就像羽毛飘落在地上一样细小得只能迫近心脏跳动的声音。白宇这边只能听见对方一声浅浅的鼻音。朱一龙眼睛没有睁开看他,轻缓温柔道:

 

“能梦见你……是我过人之处。”

 

而后对面传来的呼吸声均匀。


“晚安”


END


西安这座城市很好,白宇也很好。


本期表情包:



评论 ( 71 )
热度 ( 2354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