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朱白】红玫瑰一双眼 (END)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终于知道他龙哥看见的北是什么样了

------------------------


红玫瑰一双眼

 

晨曦笼罩下来的时候,白宇还一点起床的迹象都没有。北京的秋天算不得过于寒冷,却也有七八分的凉意,但这样的寒意是没有办法透过窗子与墙壁翻到屋子里的。白宇侧着个身子睡,一只手压在枕头下边,他只套了件纯白的T恤,大半个胳膊都甩在外面,经过一夜凉风的洗礼,小臂摸上去有一些冰凉。

 

他的身体始终保持着一个略向前倾斜的姿势,像是在把自己模拟成一颗即将发射的导弹一样脑袋往前扎,扎到睡在大床另一侧的男人的怀里。又像一只大猫,弓着身子,留着胡子,直愣愣又柔软地把自己往别人怀里塞。

 

白宇现在每天都这样睡,他以前的睡相其实不是这样,都是睡醒了之后四仰八叉的,要么被子落地上三分之一,要么乱七八糟地缠在身上。但和朱一龙在一起了之后居然莫名其妙地就好了很多,腿不乱往外蹬了,只有两条长而细的手臂一有空就往被子外边伸。

 

夏天是无所谓的,但冬天就比较烦人,毕竟这家伙明明是自己把胳膊伸出去的,半夜朱一龙要是醒过来还会帮他塞回被子里——但这家伙过一会就又把胳膊伸出来了。

 

然后转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搓着胳膊抱怨凉。

 

 

他今天醒的比白宇早。

 

果不其然地,朱一龙醒过来的时候,白宇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又是半扎在他怀里的。

 

朱一龙抬眼瞄了瞄恋人摆到外边的胳膊,碰上去也是凉飕飕的。

 

他无奈而又情不自禁地微笑一下,抬手将白宇的胳膊半揽半抱地收进了温暖的被窝。

 

男人的动作很轻,并没有吵到还在黑甜梦乡之中的另一个人一分一毫。两个人前几天都有事情,各自奔东西南北走了一周多,再相遇恨不得把对方揉到怀里,前一天的晚上自然是折腾到了后半夜才睡下。

 

朱一龙隔着层T恤的布料环抱白宇瘦削而坚韧的脊背,他终于有时间细细致致地去看白宇脸上的每一个部位。

 

他觉得白宇长得:……就很帅的。

 

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嘴巴是嘴巴。

 

朱一龙看到过网上那些评论和回复,那些小粉丝们喜欢他的眼睛,喜欢白宇的嘴。

 

他自己就不说了,但白宇的嘴巴,他也是喜欢的。

 

很红,很软,很饱满,上嘴唇有一颗明显的唇珠,在他闭嘴的时候会格外明显地压下来,像一条晕染开来的,隔离开了两片朱红的绝美曲线,这种嘴唇完美的之感,让他情不自禁地会把视线落在上边,想碰触,更想要去亲吻。

 

但他顺着白宇的嘴唇往上看,一路看到人陷下去的眼窝和睫毛。

 

所有的人都说他的眼睛好看,白宇也夸他眼睛好看得能媲美星月,可朱一龙一直觉得,白宇的眼睛也是十分好看的。

 

不怪粉丝不怎么说他的眼睛,一方面是他的嘴唇太引人注意,再者就是因为白宇平时实在是……不怎么想让人注意他的眼睛。

 

平时都是省电模式或是节能模式,眼睛也就睁开个……比二分之一多一点,但不到四分之三的幅度,而太阳要是热辣滚烫的话,估计连节能模式都不开,就直接关机了——完全眯成了两条线呀。

 

可是他们都没近距离看过白宇,自然也就不知道这双眼睛实际上有多么的好看。

 

朱一龙的眼睛是澄澈剔透,但白宇的眼睛是实心的,乌黑的。若说朱一龙的眼睛恰似星月,那白宇的分明就是一片小小的宇宙。

 

不能昭然映出人的相貌,也许不能窥得星明落,但吸人这一点,岂不是比映出人的样子还要勾人许多?就像两颗很黑的葡萄珠子,又像吸晴的黑曜石,颜色是暗色的,黑漆漆的一片。

 

远看的时候并不怎样能明显地看出朱一龙那样剔透的质感,但是越是靠近,就越是有要被吸进去了的感觉。他看人的时候真诚,一双眼睛睁大看着人……主要是看着朱一龙的时候。

 

他一定是没有注意到的,那是他和看所有人都不一样的眼神。

 

表面上看着是嬉皮笑脸,是一种嬉笑着的耍赖皮,可是他自己并没有察觉,那样深邃的黑里却莫名其妙地带着一种只属于年少的孩童一般的天真、信任和好奇,瞳孔是一种幼圆。

 

人通过眼睛来表达思想和情绪,眼睛大、眸色浅的人只是睁大眼睛什么都不做,都能让人凝视着那一双大大的眼睛去联想他们是怎样的情绪。

 

但白宇那样看他的时候,确实是睁着眼睛,没有做任何别的什么表情,或是什么肢体动作。可是那里虽然是很黑很黑的一团,却有着信任,和爱意。

 

和演戏的时候是不一样的,是那种天然的……带一点点讨好,一点点懵懂,弯起来之后更是荡漾醉人,多像一只猫咪眨着眼睛看人,等人来给他顺顺毛。


多投入,多新奇,曜石璨璨对人倾。

 

眼皮也是,有时候是一单一双,有时候都是双的,有时候都是单的——这得取决于白宇什么时候揉眼睛。

 

大男孩从未刻意在意过自己的表情,自己的五官,但他不知道的,他的眼睛无时无刻不在传达着感情与情绪。

 

朱一龙从未和白宇说过,但事实上他看着白宇的眼睛,几乎每一次都在想:

 

这样的一双眼睛呀。

 

让人怎样才能不爱他?

 

 

 

他看着白宇的眼睛出神,那还没睁开呢,他看着对方颤动着的睫毛,却已经想到了怀里这个大男孩睁开眼睛的时候眼神是有多无辜,有多让人想要亲吻。

 

或许真的是朱一龙愣神愣的太专注,连白宇什么时候睁的眼睛都不知道,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带着小胡子的下巴已经怼进了他肩窝来回磨蹭,是大猫的胡子,有点扎人,但大多是痒。

 

“怎么了哥哥一大早就被我帅到回不来神了?”

 

白宇主动凑过去蹭两下,蹭完下意识摸摸胳膊:“咦,不凉?”

 

朱一龙无奈道:“因为是我刚给你塞回去的。”

 

白宇道:“哇,龙哥你是个好人。”

 

“别乱给我发好人卡。”朱一龙道,“你说你每天都把胳膊甩出来,以后冻出点什么事来怎么办,不然以后睡觉还是穿长袖。”

 

白宇乐呵呵着嬉皮笑脸,往他跟前凑,被子里纠缠在一起的小腿也跨出来,跨到他龙哥腰上:“穿长袖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让皮肤和被子充分接触才是睡觉的精髓。再说了,这不是有我龙哥儿了嘛。”

 

他嘻嘻哈哈瞎笑,露出来的却又是那样的,像小动物一样湿漉漉的眼神,充斥着让人想要忍不住去宠溺的俏皮可爱。

 

朱一龙装作嫌弃地推他,嘴上叫着“你走开”,却也没阻止对方像只大型考拉一样缠上来。

 

他去看白宇的眼睛,寒星一样流光溢彩,神采奕奕。

 

 

不可能不爱他呀。



END


附赠我的笔记本桌面(局部




评论 ( 85 )
热度 ( 1946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