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朱白】亲密关系 (END)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BGM:井-张敬轩

------------------------------------

亲密关系


他在那一场大雨里突然偶遇到朱一龙。

 

异国他乡,瓢泼大雨。

 

两个剧组,一个巷子。

 

何等的巧合。

 

 

朱一龙似乎是出来想买什么东西,没带伞,在深夜的墙根下避雨,正准备回去。

 

他就是在这一刻看到了举着伞正走过这条小巷的白宇。

 

擦身而过定格在本应该走过去了的那一瞬间,两个人却都没有走过。

 

 

永夜月同孤,若不是周围没有聚光灯,而只有一盏昏黄晦暗到聊胜于无的吊灯在他们头顶上悬着,白宇几乎要以为他们正在拍一场不知从何时开始,也不知道到何时才结束的偶像恋爱剧。

 

可这光偏又刻画人刻画得那样的清晰,比有聚光灯的时候还要清晰百倍,白宇能看到雨滴落下来的影子,是不特别密但却大的雨滴在昏黄灯下的暗影。

 

他和朱一龙离得太近了,近到他能看见雨滴啪嗒一下就落下来,打在他又长又浓的睫毛上,而后如晶石陨落一般破碎开来,四散飞去,一部分顺着他的眼角细细密密地流下来,一部分迸射出去,溅起来一道霓虹一般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影子。

 

溅射出的雨滴亮到反光。

 

太近了,近到他能看见朱一龙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睁大,撑起一个圆满的半月的弧度,他能看见对方剔透晶莹的瞳孔里隐约映出的他的倒影。

 

他本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朱一龙的,异国他乡、无人小巷,莫不要说人,在这样的大雨里,连野猫野狗之类的小动物都不见踪影,那些无依无靠趴在墙头的植物则更是缄默。

 

 

白宇的伞落到地上无人拾起,他们只是彼此无声地互相看着,任凭雨水兜头浇落下来。

 

这样静谧的环境里,朱一龙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白宇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是要说好巧,你也在这里吗?

 

装作过去的一切都不曾发生,就像拒绝思考一切都到底有没有被想明白一样,被埋藏在沉寂无边漫长的岁月里,仍做彼此密友,对曾经的一切都秘而不宣,温和而无奈地说不。

 

做得到吗?

 

明明都是成年人,明明都已经想的很清楚,真的放得下吗?

 

白宇倔强而执拗地就这样隔着层大雨去看他,雨把他整个打成个凌乱的锅盖头,顺着鼻梁有水珠落下来他也不管他,只是固执地看着他。

 

朱一龙这个时候就想,他终究是要比白宇年长两岁的。

 

从前他说是他一直让着他的,可其实也并未有过太多机会……让他来让着白宇。

 

夜里容易让人动情,朱一龙看着白宇下巴上青青的小胡茬情不自禁就会在这场寒雨里回想起来很多东西。

 

朱一龙这个时候就想着,我得让着点他。

 

我得让着点白宇。

 

过去的诺言没有履现,但不至于到这个时候还是不履行。

 

年长两岁的男人率先偏离开了视线,算是率先的妥协。他往边上走两步,拾起白宇落到地上被雨水浸泡了的伞。

 

他能感受得到那一道灼热的视线一直都在紧紧地随着他,盯着他看。但他动作很稳重,不急不躁、不缓不慢。他眉低眼顺地把白宇的伞捡了起来,平静得一如当年。

 

朱一龙甩了甩伞上的水花,往白宇身旁靠了两步,把伞撑到了两个人的头顶。

 

接天的雨幕终于有了个挡头,那些接连而下扰人心绪的雨水全都被隔离在了外面。

 

可唯一的光源也被遮住了,两人被一同笼罩在这样一个狭小的,漆黑的空间里。

 

白宇能听见朱一龙带着一点鼻音的呼吸的声音,朱一龙把伞交还到他手里。

 

“拿好……小心不要着凉。”白宇听见朱一龙说。

 

只是这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不带称呼,让白宇甚至无法揣测他内心是怎样想的。

 

白宇喉咙发紧,默不作声地隔着手套接过属于他自己的伞。

 

这交替东西的姿势也和当年没什么差别,带着不经意的摩擦和肢体接触,交叠了一瞬,然后才分开。可惜他们都带着皮手套,并不能感受到彼此体温的温度。

 

不论是朱一龙还是白宇,对于这样亲密的接触都太怀念,也都太熟悉不过了,只在这样一个电光火石接东西的瞬间,他们就仿佛都明白了些什么。

 

白宇握着他的伞的伞柄,雨水劈了啪啦砸下来,他们还在雨里,也还在黑暗里。

 

“还有呢?”白宇问。

 

“嗯?”

 

“除了不要着凉,还有别的吗。”白宇压低了声音,一个字比一个字的声音更低沉,最后一个字都要压低到尘埃里,带着一种无法控制的、来自喉咙和灵魂深处的颤动,“哥哥。”

 

朱一龙已经很久没听到过有人这样叫他了,尤其是白宇,简直是恍如隔世。

 

但他也是在这样的瞬间,就有了决定。

 

两个人的外套倒还好,都比较防水,可身上和头上却都是湿透了的,他们隐匿在夜的阴影里,朱一龙一时间没有办法辨别白宇发出颤音到底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冻的。

 

他再一次地、也是他这前半生里几乎最重要的一次妥协。他轻轻叫了声“小白”,声音也是低的,沉的,却要开出花来了。

 

朱一龙脱下自己一只手上的皮手套,他不冷,他的手还是热的,他去碰白宇没有撑伞的那只手,和他面对面站着,就着那样的姿势,把他那只手的手套也拽了下来。

 

他碰了碰白宇的那只手。

 

冰的。

 

“还有什么别的……你想好我那个问题的答案了吗。”朱一龙问。

 

白宇在被摘下手套的一瞬间几乎是下意识的慌乱,被朱一龙碰到手指的一瞬间更甚,好热,好烫。他体寒,在寒风里冻久了的人碰触到温暖本第一时刻是没有感觉的,可他觉得他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这让他不由自主地缩了缩手指。

 

朱一龙问的什么问题?

 

他说……他说他们的亲密关系,他说,他们究竟是很好的朋友,还是伴侣?

 

毫无疑问,他们是有着十分亲密的关系的,他们对彼此的过去知根知底,亲密关系至少应该在六个方面与其他的一般关系有所不同,这就是:了解、关心、彼此依赖、互动、信任和承诺。[1]

 

这些无疑,他们都做到了。

 

可是,是密友,还是恋人?

 

都说密友总是带着爱,可究竟是在爱的范畴,还是在密友的范畴。

 

究竟是心甘情愿地说好,还是温和坚定地说不。

 

差之厘毫,谬以千里。

 

 

过去他们无暇去想,也不愿去想,默契地保持着暧昧的关系,直到这关系渐渐地断了,可还是记挂着对方,甚至在当年最后的一次见面之后再时隔大半年的时候还在怦然心动。

 

“亲密关系?”白宇说道,在这片黑暗里,他什么也看不清,但他盯着一个方向,他觉得那就朱一龙眼睛在的地方,他一字一顿,鼓起勇气道:“我不会介意我的朋友有其他朋友,但我会介意我喜欢的人会有别的人……哥哥,你明白吗?”

 

朱一龙没有回答,他碰上白宇冰冰凉的手轻轻握住。

 

白宇像是被这样的热度灼烧到了嗓子,说话都是哑的:“我不想我们只是朋友,好吗?”

 

朱一龙默不作声,往他前面又走了一步,他拉着白宇没有举伞的那只手,和他的手一起,揣到自己的外套口袋里。

 

“好。”朱一龙道。

 

他龙哥说好。

 

可能一直……他龙哥都认为是“好”的。

 

应当说,幸好还没太迟。

 

白宇咬住嘴唇,一时居然不知道要如何宣泄此时心中的情绪,朱一龙另一只手上的手套也拉了下来,他凭借着感觉,碰了碰白宇同样冰凉凉的、刚刚被雨水洗刷过的脸。

 

他们贴的是那样的紧,近到呼出来的热气都能交织在一起。

 

朱一龙碰他的脸颊,大拇指碰上白宇的嘴唇:“小白,不要咬。”

 

白宇听话地松开了咬着嘴唇的牙,他心如擂鼓,烧的火热,朱一龙的手指碰在他的嘴唇上,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密的姿态,他拍过那么多吻戏和电视剧,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再清楚不过。

 

但朱一龙只是拿手指在他的嘴唇上扫了扫,然后有个软的,热的东西贴到了他嘴唇上,没有进一步地动作,那只是一个不带情欲的,表达喜爱的吻。

 

雨仍如心火般坠落,白宇瓮声喘了一下,反手揪住了朱一龙的领子。

 

风里有闪烁的星群,只是被这场大雨封住,呼呼作响。

 

可他听见了,朱一龙心甘情愿地说好。

 

 

END

 

 

[1] 据布雷姆等著《亲密关系》第三版


我始终相信他们是勇敢的人,但如果他们犹豫了,然后又没犹豫;没有破镜,但重圆。

其实最开始只是想练习一下写下雨场景,结果写的时候全程在想,我是谁我在哪这写的是个什么??


评论 ( 48 )
热度 ( 1861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