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向哨】 诀焰 08

*向导沈巍x哨兵赵云澜,架空背景

*虽然没人看但打个广告,做了巍澜和居北的手机架,预售地址点我~~

-----------------------------

08

鉴定师瞪着他那证件好久,才回过神,欲言又止地去里屋找资料,毕竟军//队这地方是等级制度最严苛的地儿,到限定级别以上的长官让你去找,你就得去找。

 

他去里屋找资料,赵云澜就在外面插着个口袋边逗鉴定师的那只是个鸟的精神体一边等他,等到他觉得黄花菜都要凉了,鉴定师才拿了个红色的夹子从里边的屋子里蹭出来,那夹子乍一看还挺像个结婚纪念册似的。

 

不过说是结婚纪念册其实也十分正确,毕竟相容度都达到百分之百了,又都是自愿来做测试的小情侣,不结婚难道还要留着过年了?

 

鉴定师小心翼翼地把册子递给赵云澜,赵云澜亦双手接过,小夹子封皮倒是挺厚,打开来夹在里面的纸也没几张,毕竟相容度百分之百实在是太难,有时候一年一对,有时候一年连一对都出不来。

 

赵云澜把册子放到边上的桌子上,自己也坐到了桌边翻找了起来,册子里夹了一打纸,第一页是一堆写作官话读作屁话的注意事项和说明,第二页打开来才是这些年相容度达到百分之百的相容度名单,而这“目录”之后就是名单里这些人的个人的详细信息和测试时的内容。

 

目录名单中的名字可以用自己的大名,而有些人在机密机关,名字不方便透露,所以也可以用代号,比方说赵云澜现在的代号是“镇魂令主”,简称令主,然后楚恕之的代号是“尸王”之类的。

 

不过能上这名单可以说是一种荣耀,而进去的又都是些个年轻人,那些年轻人很少有到赵云澜这个年纪就坐上这么高的位置的,于是大多数上边写的都是真名。

 

名单不长,赵云澜拿手指指着一个个往下看,试图找到他自己或是沈巍的名字,不过他一溜烟看下去,没一个上写着赵云澜,也没一个写着沈巍。

 

第一页目录翻完,一无所获,赵云澜皱着眉翻了页,却被第一行的字所吸引。

 

上边并列写着:昆仑  鬼王

 

测试时间是五年前。

 

难得一个写了代号的,而且看这代号的阶位还不低。

 

赵云澜咦了一声,往下一目十行地看下去,除了这一行这两个名字,往后看过去的一溜也全都是真名,也没有出现过沈巍和赵云澜的名字。

 

他的视线又回到了第一行。

 

那么如果有问题的话,问题就一定会出现在“昆仑”和“鬼王”这两个代号身上。赵云澜就着目录之后给出的页码往后翻,试图找到这两个人的详细消息,他是这样想的,如果这两个人与他和沈巍有关,那么即使没有名字,他对照一下详细信息与自己是否相符也是能看出来了的。

 

给出的页码在十二页,不过赵云澜翻到那,有十一,有十三,唯独就是缺了十二。

 

赵云澜诧异。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不知道溜到了哪里去的鉴定师又不知是从哪个角落里冒了出来,状似体贴地问道:“请问赵先生是要找什么?”

 

赵云澜惊悚道:“你们这这个第十二页哪去了?”

 

鉴定师低眉顺眼,都不用返回去目录看十二页对应的是谁,仿佛提前就知道赵云澜要问什么一样,平平气气道:“昆仑和鬼王的那页早两年被人已经带走了。”

 

赵云澜更加惊讶,转过来椅子半撑着身子站起来:“早两年?拿走了?谁?”

 

鉴定师继续安静如鸡:“对不起赵先生,您的权限不够,我无法回答您这个问题。”、

 

赵云澜气成河豚,憋了一肚子想骂街的话,包括但不仅限于卧槽和操你妈到底哪个王八蛋子拿的,不过他不好在这发作,最后只能声如洪钟,气若丹田地骂了一句“操”。

 

这可算是个什么事?

 

 

 

虽然隐约问出了一点什么,但赵云澜没拿到全部想要的结果也算得上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要他说实话,估计是用屁股都能推算出来是怎么一回事。

 

军//衔比他高的人不多不少,不过要是追溯到两年前,那个时候军衔就已经达到中校及其以上的就比现在要少上好几个了,他父亲赵心慈算一个,不过一他不认为赵心慈会和这事有什么关系——不过也不一定,一旦鬼王和昆仑这两个人与他和沈巍有关系的话,那么赵心慈也肯定会被牵连在其中。

 

而其二就是……他和赵心慈的关系可并不好,他可磨不开面子去求赵心慈要权限给他搞过来那页纸。

 

赵云澜这个时候就想,如果他和那位权限比他爹还高的赫赫有名的“黑袍”大人要是认识的话就好了,那样的话估计他凭借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和黑袍来墨迹几句,那权限不就到手了?

 

不过可惜了,这位黑袍神龙见首不见尾,能找到就不错了,也更别提认识了。

 

还有个疑点,就是当他想查资料的时候那个鉴定师明显露出的、出神的表情,找了好久才找到的相容度百分百的册子,还有连翻都不翻就直接流利答出他问题的态度……

 

这根本是摆明了,要么就是最近除了他之外,还有别人来问过这东西,要么就是这鉴定师知道,昆仑和鬼王这两个人,与赵云澜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而不论如何,赵云澜唯一能确定的一件事就是:这昆仑与鬼王确实有问题,而他一定要查。

 

 

于是第二天,在他们准备去出任务要带的行李之外的时间里,赵云澜背着沈巍偷偷交给了林静一个任务:他要林静去查,“昆仑”和“鬼王”的下落。

 

然而他刚把任务布置给林静,林静就在只剩下他和赵云澜两个人的小型会议室里叫出了一声“卧槽”。

 

“大惊小怪什么?你个死和尚别这么大声,巴不得让他们都听见啊?”赵云澜忙压制他的音量。

 

林静捂了捂嘴,表情夸张:“不是我说老大,你查他们俩干什么啊……”

 

赵云澜一挑眉:“怎么了?为什么不能查?”

 

林静脸都皱巴成一团:“你是之前记忆都没了不知道……昆仑和鬼王可是之前一次最重要的机密任务的主要执行人,因为任务过于机密,已经触及上面了,所以文件都被调走,什么都查不到了。这是我们现在搞情报的圈里公开的秘密,这俩人查不得啊。”

 

赵云澜道:“查不了就查不了,那你鬼叫个什么?”

 

林静继续愁眉苦脸:“因为你突然提起这俩人啊,已经很久都没人提到过了。”

 

赵云澜嗯地疑惑了一声,林静继续道:“他们俩可以说是当时最强的一组搭档了,可当时那个任务……虽然要的情报拿回来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昆仑和鬼王……却死在那次任务里了啊。”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995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