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朱白】温柔 (END)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虽然没人看但打个广告,做了巍澜和居北的手机架,预售地址点我~~

-----------------------------------------------

温柔

白宇其实还是在某一天里重看他和朱一龙的双人访谈的时候才突然发现这件事的。

 

直播是临上快本之前双人一起直播了的那一场,他看着看着,看到最后嘴角已经情不自禁地翘得老高。

 

尤其是最后他对着屏幕前的粉丝们亲完之后,朱一龙无可奈何地看他一眼,最终妥协地也对着屏幕亲了一下的时候,白宇带着有点傻气的笑容嘴咧的老开,差点开心地从沙发上滚了下去。

 

他听着那些两人之间你来我往的对话,就发现……

 

 

他龙哥讲话……真的好温柔啊。

 

 

 

朱一龙讲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温吞的。

 

他声音很低沉,亦很稳重,说话的时候语速有些慢,但恰到好处地不让人着急,甚至有抚平人心底急躁的魅力,那种不急不躁的音调就像流动的水,汩汩滋润人的心灵。

 

但那是温吞,不是温柔。

 

所以白宇说的其实也不大对,因为温吞终究是不能和温柔来划上等号的。

 

温吞是习惯,是修养,可温柔却是情感,怎么可以混为一谈呢?

 

但也不能说朱先生讲话不温柔,毕竟朱先生在对上白先生的时候,说话的语气在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里都是十分温柔的,另百分之十五是在插科打诨时的嫌弃和小逗弄,另外另外仅剩的百分之五是在某些场合的强势。

 

比方说恋人作死不好好吃饭并且深更半夜跑酒吧蹦迪甚至不怜惜自己的胃空腹喝酒的时候。

 

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包括两个人空格空格不可描述的时候。

 

 

不过总之,四舍五入一下,我们可以说,朱先生一旦对上白先生,那一准会成为个十分温柔的人,说话也十分温柔。

 

在白宇毫无知觉自己是在撒娇但他确实是在撒娇的时候这份温柔则更甚。

 

这种情况通常会出现在他们有那么一段时间没见面,然后有那么一天突然就又见到了的情况下。

 

在大庭广众之下的话那就是勾肩搭背嘻嘻蛤蛤,私下里的话大男孩就干脆像只树袋熊一样满眼欢喜地扑过来。

 

有时候欢喜地紧了,干脆就从远处开始就一个助跑狼奔过来,乐呵呵喜上眉梢地往人家身上一挂,毕竟他龙哥力大无穷,他就算整个人都抱人家身上,他龙哥都能毫不费力地托着他抱起来。

 

而且的而且,这种腿环在腰上抱抱的姿势,他们也不是没做过。

 

白宇真是喜欢极了他龙哥在那时一边把他抱的稳稳的——下盘都不带动换,一边又吻一下他的侧脸,笑都笑出了少年音,就这么一边笑着一边跟他说着小白别闹。

 

温柔至极,宠溺至极,让人怎样才能忍住把他摁在那抱着亲一大口的冲动?

 

所以白宇就那么不管不顾张牙舞爪地——冲了上去。

 

完后冲上去抱完了还要感慨:还说他撒娇,明明最会撒娇的是他龙哥才对嘛。

 

 

 

 

他去看那一场直播,以旁观者的角度来看,才发现朱一龙对着他的时候到底有多偏袒。

 

他教他叫“居劳斯”。

 

白宇看的是他们自己直播的那一个版本,当时直播的时候光顾着看弹幕了,居然漏掉了他龙哥的表情和盛世美颜。

 

说是盛世美颜一点都不过分,眉眼弯弯,眼角略微有点上挑,在他学着怎么说“居劳斯”的发音的时候那双眼睛一直在围着他扫射,要么看他眼睛,要么看他嘴巴,或者看下巴上毛绒绒的玫瑰花刺。

 

白宇一看弹幕,满屏幕都是“卧槽龙哥眼神好温柔”、“前方高能”、“龙哥全程宠溺脸啊”之类的。

 

白先生猫咪捂脸,唉,天,他龙哥,这表现得实在也太明显了吧?

 

有点突如其来的害羞的白先生在沙发上蹬了蹬腿,翻了翻身。

 

再往后看,还有什么他当时吐槽他龙哥每天都很烦他什么的……白宇就想知道,朱一龙这人,怎么能连一句“你少来”都能说得这么温柔?

 

再往后看,朱一龙似乎就把手机拿过去了。

 

他们在那次直播里有个快问快答的环节,他当时光顾着嬉笑打闹,朱一龙问什么,他就说什么,然后再调侃回去,倒是没注意到……

 

朱一龙那时问的那些问题中暗藏的含义,还有那种期待中带着温柔的语气。

 

都说人在做这种说话不怎么过脑子的事的时候,说出的话是最真实的,白宇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枕着个抱枕开了公放重复看那一场快问快答。

 

朱一龙在那一次快问快答里的语速无疑是非常快的,白宇几乎可以笃定这一段是这位大哥在那一阵子里说话最快的一次,但即使是都快到嘴皮子都要秃噜、两人一问一答时间间隔都不超过半秒的这样的程度了,朱一龙那语调里却还是溢满了温柔的。

 

他不知从何说起,因为这一份温柔本来就无从说起,所有看了这段视频的人都能感觉得到,可偏偏又都一个人也描述不出来是怎样个温柔的法子,究竟是眼神不停的追逐呢,还是那些无时无刻不存在着的小小的肢体动作呢,还是那默契到不行、连个壳都不带卡一下的对话呢?

 

好像哪一点都在透着温柔,又好像哪一点都没有。

 

这么大个沙发,俩人偏要挨挨挤挤地坐在一起,腿也都靠着,朱一龙那时提了那么多问题,可兜兜转转,其实每一个问题都在绕回他自己身上。

 

最开始还是还是在问“第一次到湖南来吗”、“第一次上快本吗”之类的普普通通的问题,但自从白宇本人再次强调了一遍“要保护我龙哥儿”之后这话锋就陡然一转,直接转向了什么“觉得他朱一龙高冷是不是认真的”。

 

说什么没有私心在里面的话,真的会有人信吗?

 

白宇噗嗤一下把脸埋在抱枕里笑得欢畅,往后看到最后那点他龙哥宛如被逼良为娼被迫献吻的时候简直要从沙发上笑掉下去。

 

他扯了扯盖在身上的小被子,那被子也已经快从沙发上掉下去了。北京的秋天还是挺凉的,穿那么少就敢满屋子浪的岁月显然已经一去不复返。

 

一只手精准无误地抓住他没穿袜子的脚的脚踝,温柔但有力量地又掀开小薄毯子,把他在外边楞个着有点发凉的脚塞了进去。

 

白宇劈了啪啦把耳机从耳朵里扯下来,他笑得太专注了,居然连有人过来了都没发现。

 

来人笑得温柔又清朗,一如视频里那样,也带着两分的调侃。

 

他隔着小被子捏了捏白宇细瘦的小腿:“看什么呢,这么开心?”

 

白宇按老样子没个正行,乐了呵呵地把腿又不安分地伸出来,往穿着睡衣坐到他旁边、长沙发另一侧的朱一龙的大腿上一搭,样子仿佛个不靠谱的小公子哥。

 

白宇状似感慨的一闭眼,一抬头,跟朱一龙比划道:“看——我滴爱情。”


END


评论 ( 83 )
热度 ( 2598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