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朱白】云开日落 05

*弃权声明:朱&白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巍澜属于彼此,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穿越&破镜重圆的狗血梗

*虽然没人看但打个广告,做了巍澜和居北的手机架,预售地址点我~~还有之前出的巍澜的《乱心曲》的本子(点我),可以一起购入啦

------------------------------------------

05

莎士比亚说,偶然性在悲剧中是没有一席之地的。

 

在所有的艺术里,靠着那些变故,比方说三流小说里的车祸、失忆、白血病,这些所谓的悲剧都算不得好的悲剧。

 

真正的悲剧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合乎逻辑的、所有的人都是正常的,甚至是善良的,可事情却仍然不可挽回地缓缓滑入溃败没有赢家,也没有幸存者。

 

白宇毕业于中戏,可以说是一顶一的真科班出身。沈巍说的这个电影他看过,莎士比亚的话他也明白得不能再透彻。

 

也正是这些年他所学到的那些东西,反倒成了他要追求什么时束手束脚的缘由。

 

若是其他还好,可他和朱一龙这一年多里,这样像剑入大海,终无痕迹的淹没方式,才是让他无法释怀的原因,就像溺水的人一样,恍惚着就已经被海浪吞没,无法挣扎,溺毙其中,因为它是如此的合乎情理,合乎逻辑,合乎一切,以至于就像莎士比亚说的那样,是酿成一场真正的悲剧,无可挽回。

 

更何况,要是对着发小还好,还可以把酒问月抱着痛哭流涕,哭喊朱一龙害我。

 

但是对着沈巍这张和朱一龙一模一样的脸,白宇不管回答什么,都回答不出口。

 

 

哪有对着和曾经恋人一模一样的脸讲爱的道理?

 

他没像朱一龙一样在娱乐圈里浮浮沉沉十多年,但好歹也还是混了几年的。四舍五入也算个人精。

 

他对沈巍笑笑,想着他大抵应当是已经把沈巍和朱一龙两人完全区分开来了,不然也不会不觉那样心酸。

 

他道:“没事,谢谢沈老师开导,这事我会再好好想想的。”

 

白宇说话的时候一副强装的风轻云淡,事不关己,可他对着朱一龙的脸,又哪能轻而易举把自己就高高挂起。

 

沈巍看着他,一时没说话。白宇一定不知道,他现在的神态和赵云澜在勉强着他自己想要做什么时一模一样。

 

可他是旁观者,白宇和朱一龙之间的事他无从插手,也没资格插手。

 

沈巍点点头:“好。”

 

 

没人再挑起话题,空气有一瞬间的寂静。

 

白宇率先打破沉默,他挠了挠头,道:“呃,那那个,沈老师知道我要怎么样才能回去吗?”

 

他晚上还有个X品牌的晚会要参加呀。

 

沈巍沉吟了一下,道:“事实上我也不是很清楚白先生您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如果和我预料到的一样的话,应该是您因为某种原因和云澜交换了身体。”

 

“以前也发生过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沈巍道:“虽然不是灵魂互换,但也都是很荒缪的事,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大概最多一周左右,就能恢复正常了。”

 

“啊,就是说赵云澜现在在我那边?”白宇惊悚地问。

 

沈巍点头:“应该是。”

 

白宇这顿时就升腾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赵云澜的性格沈巍很了解是一定的,但白宇觉得,他作为一个曾经看过镇魂原著,把赵云澜性格摸得门儿清,甚至在演完剧版镇魂之后都被称作了赵云澜本澜的人,对赵云澜性格的认识也未必比沈巍次。

 

他把自己代入了一下赵云澜的角色,想了想如果是赵云澜穿越到了一个他变成演员的世界要发生什么……

 

白宇不祥的预感加剧,为自己的经纪人和助理捏了把汗的同时,又幸灾乐祸地想,赵云澜估计八成是会去闹他龙哥的,不知道朱一龙又要如何应对。

 

他想到这里,不由得又心里怀了一丝侥幸。

 

万一他们能通过这种方式,被赵云澜闹一闹,再恢复之前那种亲密的关系呢?

 

白宇和赵云澜不一样,是个想事情的时候会把表情都写在脸上的人,沈巍看他拿和赵云澜一样的脸一会若有所思,一会露出奇怪的笑意,一会又有点苦涩。他的目光越过沙发上坐着的白宇,去想他的恋人也做这种表情,便默默在心里笑了半晌。

 

可惜了这不是赵云澜,不然他还真挺想去亲亲他的云澜的。

 

很可爱。

 

白宇的思绪停下来,他抬头看见沈巍嘴角带着的笑意,也知道自己刚刚可能又是无意间露出了什么表情……他想东西会做出各种表情这件事,想当年还是他龙哥跟他说的。

 

朱一龙,又是朱一龙,怎么哪都是朱一龙。

 

白宇不好意思地捂了一下脸:“唉沈老师不好意思想多了……那您刚说最多一周我就能回去是吗?”

 

沈巍道:“是这样。”

 

白宇道:“那有没有什么方法能快一点回去?我们演员的话事情比较多……其实今天晚上我还有一个品牌晚会要参加来着……”

 

难不成要让赵云澜参加?

 

别吧,那岂不是要骚断腿?

 

现在尚且是早上,沈巍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我今天没有课,本来是想和云澜去采购一下的……现在看来的话也是去不了了。”

 

“如果白先生着急回去的话,倒是可以和您一起去一趟地府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迅速解决的方法,顺便也看一下,到底您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和云澜互换了灵魂的。”沈巍继续道。

 

白宇一听,忙不迭点头:“全听沈老师安排。”

 

周围的环境正是他当初和朱一龙拍摄小巷打劫,赵云澜英雄救美之后的沈巍家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栋小别墅的客厅和当时剧版沈巍家客厅的场景一模一样,但白宇身处于这样的环境里,又面对着沈巍本人,演员的职业病让他条件反射一般地以为他这还是在演戏,而即便他还有意识,却言语间不自觉地带了点赵云澜的风味来。

 

而沈巍听他这半是揶揄半是调侃神似赵云澜的话语,居然也有了一瞬间的惊异。

 

看来眼前这小演员演技是真的好。说是赵云澜本澜,其实并不算过分。

 

 

沈巍在心里感叹完,正色道:“白先生现在能感受到身体里有能量流动的体系吗?”

 

“嗯?”白宇疑惑,“能量流动体系?”

 

“对”,沈巍道:“属于昆仑君的力量,你现在可以感知到吗?如果我们要去地府调查一下这件事的话,必须先确定好你现在的身体状况究竟是属于云澜的,还是属于你自己的。”

 

他这么一说,白宇就明白了:不就是看看自己现在还有没有超能力嘛。

 

再者,沈巍说去地府,岂不是意味着他真的能体验一把奇幻世界的奥秘,去所谓的“地星”寻宝了?

 

男人总有些个冒险的梦,要是搁在以前,白宇怎么着都不会想到他有朝一日还真能体验一把玄幻世界中的那些超能力。

 

可现在确实真实有机会实现了!

 

于是白宇有点兴奋地闭了闭眼,企图感知身体内部有没有什么感觉。

 

许久,白宇终于有了些感觉,他感觉出了:他有点想去厕所。


TBC


评论 ( 56 )
热度 ( 983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