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朱白】处处吻 (END)

*弃权声明:是cp向,与现实没有任何关系,写的都是假的,勿上升真人,朱&白属于两位先生个人,ooc属于我

---------------------------------------

处处吻

 

朱一龙喜欢亲他还是最近他才发现的事。

 

男人的吻细致且温吞,颇爱含着他的嘴唇来回磨蹭。朱一龙的嘴唇是薄的,抿起来的时候说可爱一点会变成个一字型,说正经一点,要变成带着力量的剑锋,一吻便偷一个心,一吻便杀一个人。

 

带着湿润的触感落在他身上不知道是那一个地方,但总归是柔的,让人熨帖舒服的要命。

 

朱一龙还喜欢问他“好不好”,公众面前采访的时候会这么说,私下里让他好好吃饭少吃辣的时候会这么说,上床的时候还是会这么说。顾及着他的感受,却又不顾及着,坚定地破开他。

 

那些吻一个接着一个地落在他的额头,鼻尖,嘴唇,下巴上的小胡子,锁骨,肩头。有的是单纯地用嘴唇碰碰,有的是用牙尖轻轻咬一下,有的是嘬出个印子,搞出个浅浅的红痕。朱一龙虽然在床上一向顾忌他的感受,温柔到不能更温柔,但尺寸这个客观事实摆在那,转天白宇屁股火辣辣的时候他的内心想法还是:

 

他妈的,我龙哥害我。

 

真实到不能再真实了。

 

 

他闲着的时候有时候会滚到朱一龙身上趴着,两个人身高相仿,朱一龙身上肌肉又摸着舒服,爬上去都契合的很。

 

最开始白宇往他身上趴完全是出于无比幼稚的打闹和折腾,他再怎样也是个一百三十斤的大汉,压着他龙哥可不是啥好事。

 

不过他忘记了一点,他往朱一龙身上趴着,又不是全身上下的分量都压上去了,而朱先生举铁那么牛逼,估么着单手抗他都轻轻松松,哪来的压坏了一说。

 

于是互相抱着枕在一起躺在沙发上就变成了最普通不过的一种行为,两个人都是一米八几的大长腿,在长沙发上手脚都不是很能完全伸开,在小沙发里挤作一团的时候就更亲密,也更热。

 

朱一龙在这个时候热衷于亲吻他,捏着他的胳膊啃两下他的嘴唇,揽着他的腰吻完再蹭一下他的脸颊,都是亲昵到不能再亲昵的姿势。男人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让人觉得好闻而温暖的味道,白宇前一阵子拍戏太累,在沙发上和他打闹完之后突然就卸了力气,在那种令人心安的味道里,枕在男人的胸口就昏睡了过去。

 

朱一龙顺势摸摸他毛绒绒的卷发,在上边轻轻落下个吻,搂着他看书,或是也扯了旁边常备的小毛毯,裹住两个人,一起沉沉睡去。

 

风轻云淡得让人想要眯起眼睛去享受,甚至舒适得让人想要落泪。

 

 

 

白宇醒来了,他还是要吻他,这时候甚至都不需要语言的交谈,这只大猫毕竟是睡在他身上的,稍微动一下,朱一龙都会跟着醒来,有时候他的手臂会被压麻掉,但甩一甩也就好了,没什么可在意的,需要注意的只有爱人刚醒来时惺忪的睡眼,和真的像一只猫一样的迷糊又低沉的呼呼声。

 

很短暂,但可爱的要命。

 

这种时候阳光多半已经完全避匿下去了,隐匿在层层叠叠的云片里,再也看不到一丝踪迹,可是也没有月亮,乱七八糟的光不知是哪里的路灯或是光怪陆离的别的什么灯打出来的,透过了他们家没有拉窗帘的落地窗就直接映在了白宇的脸上。

 

光是暗的,但是柔的,发散式地铺散着,在逼仄的角落里就像在广漠的宇宙里陡然出现的一丝清辉,黯淡无光的银河里突然闪现的、又即将陨落的星辰。

 

白宇刚醒来,会有一瞬间在这样黑暗的环境里会觉得自己真的置身于宇宙,像个宇航员一样正在广袤无垠的太空里悬浮着意识游走,那是他属于演员的,下意识发散的思维。但他的耳边就传来朱一龙沉稳又有力的心跳,回歌一样回荡在他的耳边,就伴着恋人搭在他腰间的手。

 

温暖的小被子在他身上罩着,他睡觉不老实的,两条长腿老往外蹬,但这时候也被以一个蜷缩起来的姿势裹在被子里,不肖去说也知道是谁的杰作。

 

这一回朱一龙的胳膊倒是没有被枕麻,因为他在抱着白宇睡觉又看台本的过程里也不知不觉地就被这样静谧温柔的气息拨撩,也在后来就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一角沙发而已,蜷缩着两个抱成一团的大男人,像两只皮毛柔软的小动物一样抱在一起互相取暖,睡成了一团,似乎是给整间屋子的偏蓝偏黑的冷色染了唯一一丝带着橘红的暖色。

 

男人刚睡醒的声音也响在耳边,伴随着一个轻柔落在他额头上的亲吻。朱一龙眉眼温柔,弯成月,好像填补了窗外无月的缺陷。

 

“小白……?醒了?”男人道。

 

白宇也在迷茫的意识里浮浮沉沉,他往朱一龙的怀里滚了滚,又有个吻落在他嘴唇上。他在迷蒙的睡梦里挣扎,意识浅层次里只有一句话,带着庆幸带着喜悦,还带着一点小小的炫耀。

 

看,他又在吻我啦。



END



评论 ( 124 )
热度 ( 2974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