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 乱心曲 19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情不自禁又半跑起了剧情,这个点更新,我不信还有人看??

——————————

目录点我❤

------------------------------------


19


回家还是一片黑灯瞎火的,沈巍按了开关,房子里也只有玄关和正厅亮起来。整栋别墅像座沉入黑暗的孤岛,唯有门口一盏橘色的灯闪耀着明黄的灯火,让人心安。


鬼面好奇地打量这屋子,在他的印象里,似乎他只是小憩了一下,再睁眼整个世界已经颠覆得天翻地覆,什么都是他没见过的。而在目前的他眼里,他为二识得出的两个人,一个是莫名其妙已经成人的双生兄长,另一个是不知道为什么留起了看着挺可爱的小胡子,还孕育了孩子的昆仑君。


他觉得茫然,有点不知道自己还需要做什么。但就当下的状况而言,他似乎只要遵从他们的安排,似乎便不会有什么差池和闪失。



而沈巍和赵云澜把鬼面带回来了,其实也不知要怎样安置这个弟弟。他们没相处过多久时间,后来所谓的相处更像是针尖对麦芒一样针锋相对的关系。


沈巍看着他的双生胞弟变成小孩子的模样,实在与他当年太过相似,毕竟本就是一张脸。他一时想起他还年幼时追着一袭青衫遥遥坠地的昆仑君跑的模样,一时又想起他曾经有过的些许孤独。


赵云澜看他情绪不对,凑上前来主动蹭他。他们现在愈发亲密,这样贴近到无间的肢体接触才是两人的常有反应。


沈巍扶了一把他,眼睁睁看着小卷毛蹭到他怀里,怕正对抱着的姿势压到他的肚子,甚至没敢用力抱他。


赵云澜“切”一声,看他不敢用力,主动大力抱了回去:“这小家伙还没出生了就跟我争宠?抱都不给我抱了,沈巍同志,组织可要批评你的偏心啊。”


沈巍怎么说都不对,心里的小天平在赵云澜和宝宝之间转悠一下,一点犹豫都没地笔直地倾倒向赵云澜那边。沈巍搂紧赵云澜,手在他背后哄孩子似的拍了拍表示安慰:“没有,你最重要。”


赵云澜嘿嘿笑了两声,凑上前去亲他一口,退出他怀里去脱外套。屋子里的地板都是实木的,光脚踩都毫无压力。赵云澜把穿着双棉线袜子看热闹的小鬼面推到屋里,自己也趿拉着拖鞋往里走一步,回身等着沈巍一起。


沈巍挂好西装外套,穿上拖鞋走到他旁边,他看一眼小鬼面,道:“云澜,他……你打算怎么办?”


赵云澜不甚在意地拍了拍小鬼面的头,示意他一会跟着他上楼,道:“也不能怎么办,周末带他去趟阎王殿那边问问以前有没有出过这事,至于剩下的,既来之则安之,咱俩就当提前体验一下当爸爸,把他先当儿子养着呗。”


赵云澜拍了拍辈分已经不知错综复杂到哪去的一声不吭的小鬼面:“是吧儿子。”


鬼面露出疑惑的表情:“……?”


赵云澜:“别拿我老婆小时候的脸做这个表情,你只要点头就行。”


鬼面还是很疑惑,但点了点头。


沈巍安静了一秒,又顿了顿,有点不太赞同赵云澜这样做:“云澜,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小心一些……?”


他从理性的角度去看,知道赵云澜这样处理这事是毫无问题的,可感性看来,他不愿把任何带着隐患的人或事放到赵云澜边上,哪怕是他自己,这在他来讲已经到了一种近乎于偏执的地步,要么不留分毫危险,要么干脆以相拥着最缠绵的姿态一同引燃,共赴虚无。


赵云澜眨巴下眼睛,被他的紧张兮兮可爱得眯了眼,他扒拉一下小鬼面,又捏他一把脸,道:“老婆你别担心,按时间上算,这小鬼在那时应该还老实的很,不会有什么危险。”


他凑过去,不忘谄媚着阿谀奉承一下,眼神里带着调侃的笑意:“再者说了,万一这小子趁其不备作天作地,这不是还有我们家斩魂使大人了嘛。”


沈巍再次妥协,败给赵云澜刻意装出的一副狗狗眼。


“好吧。但一定要注意安全。”沈巍道。


赵云澜忙不迭点头,乖巧的样子与平时的人设已经不符合到了一定境界,其实他很想告诉沈巍,他没必要这样紧张兮兮,他是斩魂使,可他也是大荒山圣,是有着踏破山河,扭转乾坤力量的昆仑君。就算孕育了新神,这份力量也不应损失一分一毫,怎么会那么容易受伤或是被伤到。这一份担心,纯属是多余。


可谁叫赵云澜自诩宠老婆,还真就乐意被沈巍这样限制这个限制那个地管着,多在意一些总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他甚至在这其中还能又收获一份属于人类的、最普通的幸福。


当然还有别样的情趣。


比方说,这个时候赵云澜继续维持着刚刚乖巧的样子,再接再厉道:“那今天我能再多吃根棒棒糖吗老婆?”


沈巍:“……”


赵云澜一看似乎有点希望,继续道:“宝贝儿你人美心善,再来一根呗?”


沈巍一狠心:“……不行。”


赵云澜撇撇嘴,又被老婆拒绝了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开心,老婆不能凶,只能再捏把鬼面的脸泄愤,不过对着一张沈巍小时候的脸,他也没下多大力气。


可鬼面终于有点不大乐意了,他失了记忆,顽劣的性子也跟着丢了。他想着这昆仑君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本以为昆仑君端庄正派,结果不仅和他年龄和体态都骤增的同胞兄长腻腻歪歪黏黏糊糊成这样,还捏他脸。


为什么不捏他哥哥的?


鬼面皱眉,抱怨声奶里奶气:“你干什么!”


赵云澜哦哟一声,像是没想到这被压迫了许久的娃在他手里居然还有会出言反抗的一天,一时觉得惊讶,更觉得有趣,看来当年不仅是他的小鬼王说话很直白,面前这个小鬼面应该也算是个耿直的主。


赵云澜理直气壮,把他往楼上轰:“我不干什么,小鬼快给我去上楼洗澡换衣服。”


轰完人,他跟着上楼,不禁转头对沈巍道:“老婆,你回头也得管一下他啊。”


沈巍点点头,他有点愣神,这样居家的场面突如其来地出现在他面前,比之前还要有烟火气息,令他有点恍惚,幸而这样的场景以后便每天都是。所谓人生幸事,不过就是有谁来自于山川海湖,却囿于昼夜厨房于……


上了楼的赵云澜从楼梯栏杆处扒了头:“话说宝贝儿,咱家还有吃的吗,那小子好像又饿了。”


沈巍:“……”


好吧。





让鬼面吃熟食也是一个难题,这家伙记忆断片,直接断到茹毛饮血那个年代,下午生吃了个大茄子的场景还让赵云澜有历历在目之感,这会看着被盛到一个碗里的热腾腾的炒饭更是要直接上手去抓。放在边上的筷子和勺,人家一个都不打算去用。


赵云澜和沈巍稍微废了点功夫教会了他怎样用勺,这个姑且还算简单,但中华文化博大精深,这筷子鬼面是试着夹了好几次也没成功。他莫名其妙地觉得饿,只能先放下筷子,先拿勺把沈巍给他热的炒饭吃了。


比生茄子好吃。




鬼面被安排到了间客房,也在二楼,和赵云澜与沈巍那间主卧挨着,中间就隔了一堵墙,客房里也没别的东西,只有张一米二宽的床,对鬼面一个看上去只七八岁的孩子来说睡着绰绰有余。


鬼面觉得新鲜,他好像是第一次睡在这样软的东西上,还很干净,盖的东西也软乎乎的,和他以前撤的那些树叶幻化的粗布似乎有好大区别。


赵云澜和沈巍安置完鬼面,也回了卧室去睡觉,今天这一日发生的事太多,又离奇,赵云澜还沉浸在后院已经被小兔崽子糟蹋,白白打下的大好江山就这样亡了的悲伤之中。闷头一脑袋小卷毛,抱着肚子把自己往沈巍怀里一塞,睡着得比谁都快。


他长手长脚看着很大一块,这会抱着自己,简直要像只什么小动物一样变成小小的一团。沈巍情不自禁吻在他发旋,把自愿投怀送抱的omega拉到怀里,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一晚上就这样过去,赵云澜和沈巍本都以为稍微等几天,到周末了来个地府一日游把事情整理清楚就好,可不想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后续发生的事情更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转日一早赵云澜还没有醒,沈巍照常起来去给他准备早点。他蹑手蹑脚地放轻动作,唯恐吵到赵云澜,可这才刚推开卧室的门,便看见从昨日看着只有七八岁的孩童年纪一夜之间抽条到十二三岁少年模样的鬼面,赤着脚站在两人卧室的门口。


沈巍眉头一皱,身体已经下意识绷得紧了起来。


TBC



评论 ( 73 )
热度 ( 2196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