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 乱心曲 20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又是这个点了,真的还有人看???这章少了点,过渡章。过不了多久娃就要刷存在感了……另外一个问题,沈衍和沈珩,哪个更好听鸭?

——————————

目录点我❤

------------------------------------


20


赵云澜还在卧室里睡得香甜,沈巍不论出于何种心态,都是不可能把他从被窝里扽出来的。



鬼面站在他对面不说话,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沈巍感知到他身上仍是没有多少能量,但仍然戒备着,亦是不言片语。没了赵云澜一只活宝在两人之间调节气氛,兄弟二人居然就这样僵持着。


还是鬼面先沉不住气,率先有了动作,从小孩子抽条长成少年的他刚要说话,沈巍已经上前一步虚握住他的肩膀,伸手在空中一抓,再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到了赵云澜和沈巍家里一楼的餐桌旁。


赵云澜不在身边,沈巍也神色淡漠而又清冷,和从前失忆之前的鬼面大相径庭,和现在的小鬼面倒是如出一辙。若不是因为鬼面变小了,这一幕还蛮像是照镜子。


沈巍一脸淡然地示意他坐到餐桌边,道:“刚刚想说什么,还是在这里说吧,不要吵到云澜……不要吵到昆仑睡觉。”


他话说到一半匆匆改口,这才想起来鬼面应该是认识昆仑君,却不识得他叫赵云澜的。


鬼面点点头,总觉得连在门口说个话都都怕吵到昆仑君的兄长有些过度紧张:“没关系,我知道他现在叫赵云澜。昨天下午屋子里那些人和我说了。”


沈巍:“你方才想说什么?”


鬼面道:“也无大事,只是今天醒来便发现自己变成了这个样子,有些无所适从。”


两人鲜少有这样和平的谈话,平日里一向都是剑拔弩张,哪里还有这样坐下来谈过,鬼面的话明显是没说完,沈巍沉默着抬一点下巴,示意他继续讲。


鬼面继续说:“其实自昨日起我便有不少疑问,在我的记忆中,只是在山洞中小憩了一下,醒来便好像不在原先的世界了,可是看兄长与昆仑大人如今的样子,应当是我身上出现了什么问题才是?”


沈巍点点头,道:“是,但目前尚不知晓是你的记忆回溯还是魂移。我和昆仑也在查这件事,本打算过两日再带你去地府问询,但现在看来,恐怕一会便要走一趟了。”


他对鬼面仍未放下戒备心,但不论怎样说,都是他的同胞弟弟,他本就没太把鬼面总把他当成宿敌这回事放在心上,他现在退回千万年前的年岁,沈巍更不需要跟他计较,就拿了平时教书育人的态度来和他说话。


沈老师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继续说:“还有什么问题吗?”


少年摇摇头,乖巧坐在餐桌边。


沈巍起身,叫他在那乖乖坐着等着,准备去给赵云澜做早餐。他都走到厨房门口要拐进去了,却听见后边的少年犹犹豫豫地叫了句“兄长”。


鬼面想问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这两天看他哥和昆仑君之间的互动其实他已经看到麻木,若不是……沈巍又怎么会有这般姿态?刚刚那在卧室门口关着门说话都怕吵着这昆仑君的架势也太让人叹为观止,他隐隐有了点猜测,憋了半天终于憋不住了要问出来。


“我还有一个问题……昆仑君腹中之子是你的吗?”他问。


沈巍正回头看他,听到这问题问的这么直白差点没一个趔趄。他伸手扶了一下厨房边的门框,这问的也太直接了,他好像一下就体会到几千年之前他对昆仑说“你好看,想抱你”时昆仑君的心情。


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沈巍内心复杂,面上却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回答道:“是。”


小鬼面也点点头,若有所思,既然他胞兄和昆仑君是“那个”关系,那两人整日里卿卿我我的也就姑且还算个正常了。




沈巍进了厨房做早点,因着赵云澜肚子里正怀着个宝宝,他做起个早餐来也要精细很多,把那些有营养又美味的东西变着法子、掰开揉碎了给赵云澜分布到一日三餐里。


今天他做的潮汕那边的海鲜粥,又是鲜虾又是梭子蟹,虾的营养是极好的,做过之后味道又鲜美有嚼劲。螃蟹之余却属寒凉,孕期的omega前几个月一向忌讳着吃。赵云澜刚怀上的前几个月里去应酬,沈巍没盯住还不小心吃了一次。给他吓个半天之后倒是也没出什么事。


现在赵云澜虽已是有六个多月了,但沈巍是一点危险都舍不得担的,想了想还是把梭子蟹替换掉,放了些小虾皮和鱼肉进去。


赵云澜对海鲜没那么热衷,且顶腻歪剥虾这玩意,他嘴上一般是不说的,处于一种如果把这玩意带着壳放他面前他一定懒得自己剥了吃,但如果把这玩意剥好了放在他面前他还是很愿意吃的这么个状态。


沈巍已经成圣,可他有的是能力而不是来自神秘西方的霍格沃茨的魔法,他太清楚赵云澜这怕麻烦的性子,这种事还是要他亲自动手来干,他在厨房里咔咔折腾一会,让鲜嫩的虾肉才都离了壳进入锅子。


赵云澜不知道什么时候醒的,迷迷糊糊顶着弧度不算小的肚子从楼梯上晃下来,鬼面正在愣神,没看他,赵云澜脑子还处于安逸状态没转过弯来,也没注意到他,半眯着个眼睛目不斜视地经过餐桌就往厨房里拐了进去,里面粥的香味溢出来,赵云澜不觉又吸了吸鼻子。


按惯例他要先巴望一下沈巍又做了点什么饭,黏黏糊糊地摸摸蹭蹭,趁机讨要个吻和抱抱再去洗漱的。


他把脑袋搁在沈巍肩膀上蹭蹭,越过alpha的肩头看着案板边上那堆堆起来的虾壳蟹壳,半是埋怨半是撒娇半是心疼:“不吃这东西又没什么坏处,下次你别弄这么麻烦的,或者咱俩去小区拐角那几家早点铺子吃也成啊。”


沈巍轻轻拿指节敲他脑壳,不知道是第几次驳回他的建议,道:“不许去,不卫生。”


赵云澜吸一下鼻子,感觉好像清醒一点,他测过头去在一心一意煮粥的沈巍脸上亲了口:“这不是心疼我老婆太辛苦,不然外边又没宝贝儿你做的好吃,我干什么要出去。”


沈巍只道是他嘴甜,以这家伙妨碍他做早点为由,把他哄去洗漱。


赵云澜一大早吃足了豆腐心满意足,挺着腰从厨房出来,这才看见骤然长成个少年模样的小鬼面。


赵云澜吓一跳,瞌睡虫都给吓跑了。他上上下下扫视鬼面一遍,看厨房里的沈巍没和他说什么,也不着急处置他,瞬时明白这小鬼面估计是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成了这样了。


他“哇哦”了一声,拉了餐桌边的椅子坐下,来回打量一下面前少年,道:“和我老婆小时候长得还真挺像的,有点意思。”


鬼面懒得理他,赵云澜想了一下,又回味过来点不对劲,突然深沉道:“你说你突然那么一下就长这么大,是不是因为你把我的茄子给吃了?那颗可是我所有养的瓜果蔬菜里最有希望成精的一颗。”


鬼面:“……”


他觉得赵云澜好幼稚啊,怎么都过一天了还抓着茄子这事恋恋不舍念念不忘呢?


赵云澜看鬼面放空状不搭理他,又道:“小鬼怎么还这么臭屁不理人,你昨天可是生吞了我一整根茄子,快说话,不然一会给你胸前系个大红花给你扔青藏高原去让你跳广场舞。”


鬼面虽然听不太懂这一串串的名词都是个什么意思,他一个都不知道,但他直觉这都不是什么好词。



他有点无奈地岔开话题,说话还有点小大人的意思:“昆仑大人,您该去洗漱了。”



“哦对,确实。”赵云澜道,折腾几句鬼面他这盹也清醒了,忙不迭去洗了个脸刷了个牙,一切都妥当之后便又去调戏沈巍。


沈巍自然不嫌弃他,还宠得很,几乎有问必答,有时答着答着俩人还会相视一笑,吧唧一口亲上。三个人用过早点,沈巍又简单和他说了说早上起来关于鬼面的事和他的一些猜想。


趁着沈巍上午没课,两人商议的最终结果还是要立刻去地府走一趟。


赵云澜喟叹一声,心话说这闲事还真挺多的,不解决还就不行了。他握住沈巍轻轻伸出的手,让小鬼面按惯例拉住他的衣角。站稳之后他复一抬手,身后便出现了个黑漆漆的大洞。


赵云澜率先说一声走吧,紧接着就带着鬼面拉着沈巍,一同踏了进去。



TBC



评论 ( 66 )
热度 ( 2033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