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 乱心曲 22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上一章评论里说要生了的是咋回事!才六个月你们醒醒!

——————————

目录点我❤

------------------------------------

22

 

“云澜……”沈巍看着赵云澜那样的表情,心都快落到地上,被狠狠碾压践踏碎个干净。

 

玉石与珠砾落地尚且会劈了啪啦地脆响,碎得声音让人心疼,可他的心若在此时落了地,怕是无声无响,碎掉都不愿让赵云澜知道。他带着手忙脚乱地把赵云澜死死搂到怀里,一下下捋着怀里人的后背。

 

沈巍头脑空白着,不知要如何做,安抚赵云澜的动作是他最下意识地,最机械的反应,所以当赵云澜忍着疼痛在他怀里呢喃着说信息素的时候,他那三魂七魄才仿若是不知从哪个纬度里回归了。

 

他搂着赵云澜低沉地叹息,屋子里源自赵云澜身上的那股子馨香的玫瑰花的香味已经将屋子都挤满了,柔软的被褥里也都渗进去这味道,沈巍这一时清醒过来,那些要命的味道在他呼吸里鱼贯而入地涌入他鼻腔。

 

沈巍不知道为什么赵云澜的信息素会失控至此,若现在在这里的不是他,换作任意一个alpha,都能被赵云澜这浓烈的信息素味直接诱导进易感期。

 

幸而他是沈巍,既不会色欲熏心,也不会在此时失去哪怕一点心智。

 

怀里的赵云澜还在冒着冷汗,沈巍揽了他在怀里,把他的头轻轻靠在他颈窝,赵云澜意识有点模糊地抓着他睡衣的一角,病怏怏的大猫蜷缩在他怀里。沈巍把信息素一丝一丝地放出来,逐渐累积堆叠,亦是铺满屋子,幽幽的冷香密不透风地围住他,保护着,不至于让赵云澜觉得难受,又作茧一般把赵云澜整个人都牢牢地裹住。

 

 

昆仑君的力量起不了作用,那便试一试鬼圣的。

 

alpha的力量是绝对的,亦是强大的,沈巍是这其中翘楚,他将所有力量释放出来,既能毁天灭地,又能让天地重获新生,他承载十万山川的力量,但这时这力量却不是覆压而来,而是绵延着要替赵云澜分担所有艰涩苦痛。

 

 

沈巍垂下眼帘,极尽温柔地吻他的额头,他温和却不容置喙地把缩起来的赵云澜舒展开了,一只手扣着他的腰来回捋他的后背安慰,一只手稳稳地覆上他隆起的小腹。眉角皱着,将他身上的神力也好,其它什么也罢,悉数渡了过去。

 

 

他能感受到那孩子强烈的胎动,动换得多么厉害,像是拳打脚踢一般,他的手盖在上边,都能感觉的清清楚楚,也难怪赵云澜疼成这样。

 

沈巍的脸色难得阴郁而不悦,只是并没让赵云澜看见,对于他来讲,赵云澜才是唯一,亦是他的偏执。

 

哪怕这孩子是他自己亲生,若一旦危及赵云澜……

 

赵云澜又拉了拉他的一角,叫了声“小巍”,沈巍方才回神,因痛苦而干燥得有点破皮地嘴唇却温暖地落在他脸上,把他心中方才那惊起来的暴戾与不悦都压了下去。

赵云澜肚子里那小家伙不知是因为alpha父亲力量的传递亦或是压制,终于不再折腾,安静下去。

 

这孩子还是识一些脸色的,沈巍终于隐隐有些生气,他是强者,而这未出生的孩子即便此时还在赵云澜的肚子里,于他而言也仍是弱者。它待在赵云澜的身体里面还不老实,让沈巍在它还未出世前就已经感到了挑衅。

 

都说孩子是父亲前世的情人,沈巍早就想把赵云澜前几辈子那些有过的小情人全都掐死。

 

 

孩子不再折腾,赵云澜这钻心疼痛也终于止了。沈巍撩他汗湿得一塌糊涂的刘海,吻在他额头,手却揽着他一直不放,还抱着他隆起的小腹,仍源源不断地传递着独属于alpha的沉静。

 

赵云澜骂骂咧咧,意识不清地往他怀里蹭:“这倒霉孩子,才六个月就好意思这么折腾我……再这么干,你爹我可要扁你……”

 

沈巍又安慰地亲亲他,小声应着他那堆前言不搭后语的气话。赵云澜在他诱哄下又阖上了眼睛,被黑甜梦境拽走,屋里躁动不安的玫瑰花香终于沉静,和沈巍的幽冷香气交织起来,沉淀至底。

 

 

沈巍哄孩子一样拍打他的后背,一夜没停,这次他是真不打算再睡,他怕了他的omega再出什么事,始终注视着赵云澜还带着点痛苦又进入睡梦的脸颊,轻轻伸出手去,抚平了他锁着的眉头。

 

 

 

 

阴差是清晨到的。

 

这回一次来了俩,出现在被窗帘遮挡得一点光都透不进来的窗帘之后的客厅之中,搭着带过来一整箱子带着折页窝角的古籍。

 

昨天折腾到后半夜赵云澜才又睡熟,沈巍今天甚至直接请了假不去学校上班。他站在客厅里,睥睨着两个阴差把书本往外搬,脸上已经冷得要掉下来冰碴子。

 

阴差没发出什么声音,在斩魂使大人的注视下做这些事情还是难为他们,这位大人今天的面色不知为何又如此黑得吓人,他们都要控制不住自己抖成了个筛子,两个阴差默默把书都搬完,作了个礼准备要走,他们自知理亏,赵云澜给他们三天时间,他们这书却在第四日这才送过来,也不怪沈巍这个表情。只是他们刚直起身子准备和沈巍道别,沈巍已经又开了口。

 

“明日这个时候,我需要你们找全所有关于妖族和其他族群孕育繁衍后代的书。”沈巍道。

 

他声音不带什么波澜,在初秋的天气里却能让人惊觉出一身冷汗,感知出满身的寒意,赵云澜和他们说三日,他们这第四日清晨才送到,逾越一日,也多半是因为赵云澜当时那半带开玩笑的语气和那好说话的性子。

 

可沈巍不一样,他单是站在那,把脸上对赵云澜时的那份温柔,把平时那份端庄和克制抽离了,颜色冷下来,便让人只敢像对先前那些九五之尊一般,沈巍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沈巍说是什么时候,他们也不敢超时一点。

 

阴差唯唯诺诺地应了,慌里慌张地赶紧走人,屁滚尿流走掉的时候差点行个三跪九叩的大礼,这里气氛实在是太过于压抑了,他们可是受不住。

 

 

 

鬼面和赵云澜都还没有要起床的迹象,沈巍一个人坐到沙发上,默不作声地翻阅阴差放到茶几上的那些书。要说鬼面变小这事,他内心有几分自己的考量。大封早早破了,鬼族是没有魂魄的,跟着在那时也一并消失,而他在那时成了圣,生出三魂七魄,双肩和头顶也各自有了魂火,那么鬼面呢?他现在是什么?是人,是鬼,还是其他什么别的东西?

 

镇魂灯长燃一日,那些妖魔鬼怪便不可能作祟复生一日,林静早给鬼面做过检查,鬼面在这时确实还是没有灵魂的,那么他为什么活着?活着之后为何又变成小孩子模样,而紧接着这相貌又不停变换,每日都在长着,一天一个样子,最终又停留在他原本的青模样,只是这脑子一点也不跟着长了呢?

 

他看了几本书中折角的部分,里边的案例有关于鬼的,有关于妖的,也有关于普通人的,但大多是逆生长和加速生长这两件事只占了一样,妖鬼大多是因为误食了什么东西,人类那些案例倒是更像些玄幻故事,聊斋志异云云,并非真实发生的。

 

说道误食什么东西,沈巍这么一想更觉得哭笑不得,难不成他这加速生长,还真是因为吃了赵云澜一颗茄子不成?

 

 

沈巍浏览书的速度是极快的,没个多长时间,那些摊在茶几上的古书他已经看完了一半,不过可惜的是居然一点收获都没有。沈巍心下反倒平静,只是疑惑难不成鬼面这事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地说,任凭他自生自灭?

 

他看一眼手表,赵云澜最近睡觉起床都是有个大致时间段的,现在他估么着他家昆仑君大抵是要转醒了,便往二楼卧室去。

 

赵云澜仓鼠一样,还缩在被子里,缩成个球,那是个保护自己的姿势。沈巍轻手轻脚走过去坐到床边,静静地看着他的,等着他醒过来。

 

男人的表情恬静自然,头发丝柔软地乱成一团,沈巍伸了手,他素来喜爱给赵云澜梳理头发,尤其是把这人抱在怀里的时候。他把那一缕一缕的青丝勾起来,撇到边上,每一缕仿若都是跨越千年万载的思念。

 

他单是这样看着赵云澜,就能看好久好久。

 

睡在被褥里的赵云澜轻轻哼了两声,有转醒的迹象,那双闭着的眼睛睫毛颤了颤后迷茫地睁开,赵云澜下意识地搂着肚子往右滚了滚,靠到沈巍的大腿上。

 

“醒了?”沈巍道。

 

赵云澜嘟了嘴巴,刚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他挨着沈巍穿着睡裤的腿蹭蹭:“醒了醒了,唉,我老婆真是个圣人……又起这么早……”

 

沈巍情不自禁拿手指去戳他腮帮子那鼓起来的一小块,又顺着拿手背蹭蹭他脸颊,道:“不早了,已经十点多了。”

 

赵云澜疑惑地“嗯”一声,挪了挪身子,惊讶的把脑袋垫到了沈巍大腿上,道:“你怎么没去上课?”

 

“请假了。”沈巍反问道:“肚子还疼吗?”

 

赵云澜下意识搓一下鼓鼓囊囊的肚子,讨好地笑笑:“不疼不疼,早没事了,昨天咱家崽子那个估计就是青春萌动了踢了我一脚,备不住是也想破壳出来看看他这个美人爹嘛。”

 

沈巍对他油嘴滑舌表示无奈,伸手刮一下他鼻梁,目光温柔:“早点算是错过去了,中午想吃什么?”

 

赵云澜平静状在沈巍腿上躺平了,手交叠着睡美人姿态搭在肚子上,目光可怜。


赵云澜:“我想吃烤羊肉串,老婆你给我吃吗……”

 

沈巍一秒变脸,道:“不行。”


TBC


今天被科普了个梗,给我快笑吐了


沈巍:中午想吃什么?

赵云澜:……烤鸭?



评论 ( 94 )
热度 ( 2085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