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 乱心曲 23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sorry久等了的更新……这两天忙着报道了1551

——————

目录点我❤

------------


23

怀了孕的omega对某些事物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执着,不同的人不一样,到了赵云澜这里,他最执着着想吃的东西有两样,一样是烤串,一样是石榴。 


石榴沈巍是很赞成他吃的,这会初秋,正是石榴上市,晶莹的石榴酸甜又美味可口,还能增强些食欲,预防贫血。赵云澜既然想吃,沈巍就每天都去给他买新鲜的,剥好了皮儿,把一颗颗剔透的果实盛到个小白碗里,端给赵云澜吃。 


最开始他实际上是准备把石榴给赵云澜榨成石榴汁喝的,结果发现他家omega似乎比起一口气把一杯石榴汁都吨吨吨掉更喜欢在看文件和书时候一颗颗扔嘴里慢慢嚼着吃。 


那一小碗石榴他能吃一晚上,连一向叼着吃的棒棒糖这会他都不想念了。 


不过比起石榴,另一项烤串在沈巍眼里就是大大的不卫生了,他给赵云澜做过孜然羊肉试图替代一下,但赵云澜两三次下来就腻歪了。 


所以这次赵云澜在被沈巍拒绝了之后,义愤填膺地托着六个多月的大肚子,从床上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巍道:“又不给吃!沈教授,你是恶霸吗!” 


真正被恶霸欺凌了的沈巍满脸小媳妇样地抬眼看赵云澜:“我不是……” 


赵云澜双手摩擦鼓鼓的肚子:“那我要吃烤羊肉串。”


沈巍为难看他:“这个不可以,和你说过好多遍了,这个不卫生。” 


赵云澜愤怒:“这还不叫恶霸!?” 


沈巍满脸不好意思:“这个不算。” 


赵云澜气绝,抱着肚子假装晕倒在床上。 



一个小时之后,沈巍赵云澜,外加一脸莫名其妙本来还在睡着觉却被强行从被窝里挖出来的鬼面,坐在了沈赵二人住的小区门口的一家烧烤店里。 


这家烧烤店就在小区门口那一条商业街里,赵云澜在揣上球之前经常来吃,有时候是自己吃,有时候是带着沈巍一起来。 


店老板知道他是个omega而不是alpha的时候还诧异了一阵,但一来二去,赵云澜和店老板也就熟了。 


老板是个蛮和蔼可亲的beta大叔,姓郑,带着一般中年人都会有的啤酒肚,和善脸,见人总是笑眯眯的,又很会说话,因此店里的生意一直很不错,也有很多赵云澜这样的老顾客常来光顾。 


他看见赵云澜和沈巍就会很亲切地打招呼叫小沈和小赵。知道他们是一对儿眷侣之后还请两个人在店里搓了一顿。


沈巍西装革履三件套的,被左手两只烤翅右手三只烤羊肉串塞得不知所措,总觉得有那么些有辱斯文,一时也不知道该吃不该吃。 


店主热心肠地拍在他烫得硬挺的西装上,和赵云澜勾肩搭背喝啤酒,还没两瓶下肚就已经和赵云澜开始称兄道弟,因而沈巍还叫他郑老板,但赵云澜早一口一个老郑叫了起来。 


赵云澜能被允许出来吃烤串,因为他是这样说服沈巍的,他说:

我觉得羊肉对孕夫是一种很好的东西,你看我这最近也没多吃,老郑他们家东西又挺干净的,和咱也挺熟,而且不是说怀孕的人要多吃些豆制品对宝宝好的吗?所以我去了可以再点一份砂锅醋椒豆腐…… 


综上所述,我觉得中午咱俩去撸串对身体有益。 


沈巍:“……?” 


沈巍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沈巍不知道赵云澜是怎么总觉出撸串对身体有益这个结论的,他觉得赵云澜这番话逻辑毫不清晰,甚至是:狗屁不通。 


但是狗屁不通这种话沈巍是万万说不出口的,着实有伤风化,而对着赵云澜,这种话他更说不出来。 


反正不论如何,最终沈巍是妥协了,说服他的不是赵云澜那番话,也不是赵云澜在说话期间一直在他身上作乱的手,而是那巴巴的小眼神。 


况且沈巍觉得如果要是再不满足赵云澜这个叫了快俩月的小心愿,恐怕这位内心幼稚的大荒山圣真的要揣着个娃上房揭瓦。 


所以小媳妇沈巍在烧烤店里安静地坐到了赵云澜的一边。

 

赵云澜终于能随心所欲地吃到自己想吃的,开心得不得了地点了一堆烤羊肉串,烤鸡翅,烤面筋烤鸡心甚至烤土豆云云,左手边不远处还摆着一份砂锅醋椒豆腐。


羊肉串肉质鲜美又细腻,肥瘦搭配好,撒上些个孜然之类的调料再放在炭火上烤一烤,香气四溢得几乎滋滋往外冒。 


这是他巴望了很久想吃的。 


老郑看他很久不来,又是怀了孩子的样子,和他唠嗑许久,还额外附赠两扎自制酸梅汤和一盘烤腰子。 


沈巍一向对这些东西敬谢不敏,赵云澜吃,他就看着赵云澜吃,不时给赵云澜擦一擦嘴角的油油。不过若是赵云澜把烤肉递到他面前了,他还是要就着赵云澜的手吃上几口的。 


看喜欢的人吃东西是一种享受,尤其赵云澜吃东西的时候是真的乖,俗称吃饭香,让人看着就觉得这家伙似乎是在吃什么山珍海味,可爱得要命。


别人吃东西是就一些咸的辣的好下饭,但沈巍温柔地看着他吃东西的样子,便觉得似乎又有了些什么食欲。 


倒是鬼面,他这几日长身体长得飞快,这还没有多少日子,已经是青年的体态。他没有合适的衣服穿,这个面上看着只有十七八岁的尴尬年龄虽外边卖的合适的衣服很多,但他外貌体型一日一遍,赵云澜和沈巍不可能每天都给他去买。 


所以他现在穿沈巍的休闲装,长长的黑发剪了,修成和他先前化形成现代模样时那样的放荡不羁的头型。青年的身材还撑不起来沈巍的衣服,瘦瘦长长的一条倒也很好看。

 

他不带眼镜,和沈巍一左一右坐在赵云澜两侧,一个人面无表情地吃烤串,另一个人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地看坐在中间的人吃烤串,三个帅哥坐在一起,视觉冲击力颇为强大,尤其其中两个人的脸还是一模一样的。 



不过这两人性格和模样却相去甚远,差了十成十。幸好鬼面现在记忆还没有恢复,性格还算拘谨,吃烤串也只是乖乖的吃,不会边吃边说些什么骚话,不然赵云澜可能要气到想捶死他。 



三人吃了东西再回去,赵云澜总算心满意足。鬼面没什么娱乐活动,蹲在院子里,用十八岁的身体和不知道几百岁的脑子拨弄着沈巍养的一院子花花草草,用实力诠释什么叫头脑变小了身体依旧很灵活。 


赵云澜吃饱喝足,在客厅里倚着沈巍,抱着个小抱枕和沈巍一起看沈巍上午没看完,剩下的那半茶几书。初秋的树木还蓊蓊郁郁的,赵云澜和沈巍家别墅所在的小区绿化做得好,隐蔽得四周全是阴影。阳光被树叶遮挡得支离破碎,只有一点点的光能飘落下来,撒在鬼面的后背上。

  

他家客厅正对着后院,厅里是个巨大的落地窗。窗帘没有拉,赵云澜看个书三心二意,一往院子里看,就能看见鬼面在肆虐他家的花花草草。 


通过这两天的相处,赵云澜发现了一件事: 


鬼面是一个十分热爱大自然的人,比方说,他喜欢生吃茄子,吃各种赵云澜栽培的瓜果蔬菜,喜欢去各种院子里闲逛,还喜欢玩沈巍种的花。 


他把这归结于鬼面对于这一切的记忆还停留在天地伊始,一切都还没有,只有远古的神与魑魅魍魉的时期,那一刻世界之间除去些许不断泯灭于轮回的细小生灵,便只有些个春风吹又生的花花草草。


鬼面对于现代这些设备甚至于建筑物都一窍不通,除去他认识的沈巍和赵云澜这两个人,恐怕最熟悉的也只有那些花草树木,他是鬼王,却与它们亲近。 


赵云澜只是瞟了眼发型飘扬的青年蹲在院子里看着花出神,一时就动了恻隐之心,还有点别的直男心思。


他把手里的书放下,暗戳戳地蹭了蹭沈巍:“诶我说媳妇儿,老公和你商量个事呗?” 


沈巍腾出一只手绕了一下赵云澜蹭乱的头发,视线还放在书上边,没看又在他身上大刺刺地蹭来蹭去的大猫,从鼻腔中轻轻发出一声疑惑的“嗯”算作应下。 


赵云澜看他老婆不看他,本来靠在沈巍肩膀上的头一路出溜下去,没一会就换了个姿势,把头躺到了沈巍的大腿上。 


活泼又调皮的omega顺着沈老师的大腿一路向上,把脑袋蹭到了沈巍两腿之间的空档,正好在书和沈巍的身体之间。 


看见赵云澜的脸出现在自己书下方的沈巍:“……” 


赵云澜邪魅一笑。 


沈巍:“……” 


沈巍无奈,把书里夹了个书签,放到茶几上,宠溺又温柔地一心一意看着他的omega道:“要商量什么事,云澜?” 


赵云澜贼笑,露出八颗白牙,油光锃亮。 


他指了一下鬼面,发出无理要求:“宝贝儿,你能到他旁边也蹲一下摆个姿势赏个花吗,最好是长发飘飘回眸一笑能让我拍一张当壁纸那种。” 


沈巍:“……?” 


赵云澜一比兰花指,故作娇羞道:“来嘛老婆!” 


沈巍:“你自己蹲。” 



TBC



评论 ( 153 )
热度 ( 2462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