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 乱心曲 26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进入完结倒计时……

————————————————

目录点我❤

------------------------------------


26

鬼面嘴角抽搐了一下,道:“那不然呢?”


他还是那副欠扁的表情,赵云澜要不是看在他和沈巍一张脸的份上估计早就要踹上去。


赵云澜把筷子往饭碗上一放,摩拳擦掌大有要和鬼面促膝长谈的架势,沈巍伸手,按住他蠢蠢欲动的爪爪:“先吃饭,这事一会再说。”


沈巍最关心的无非就是赵云澜,这一点就体现在他十分关心赵云澜的身体健康,所以他们家镇魂令主自从和他在一起之后,顿顿基本都按时吃着,且吃好喝好。


所以要是因为说这个事耽误了赵云澜吃热腾腾的刚出锅的爱心晚餐,沈巍肯定是不乐意的。


赵云澜默默被迫闭麦了,鬼面一看没人和他继续斗嘴,也迫于沈巍死神一般的视线安静了下来,闭嘴吃饭。


赵云澜吃东西的样子可爱,嘴巴塞满的时候像只小仓鼠,眼睛四处不安分地晃来晃去,在沈巍的碗里流连,一看就是图谋不轨。


沈巍筷子上正夹着个虾仁儿,他没带眼镜,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在热饭热菜里氤氲着一片朦胧,乖巧文静得不得了。赵云澜眼睛盯着虾仁眨了眨,轻轻咳嗽了一声,不过沈巍近视,没注意他,夹着虾仁就要往嘴里送。


然后他就发现筷子里的虾仁不见了,两片水红色的嘴唇凑上来,红颜润泽的嘴迅速就着他的筷子把那颗做的晶莹水润的虾仁叼走了。


沈巍:“……”还真是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


沈巍无奈地笑了笑,又给吧唧吧唧自己去夹菜吃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的赵云澜夹了个虾仁放到碗里:“都多大个人了,还从别人筷子里抢食吃?”


赵云澜拿筷子杵虾仁送嘴里,舒适地瘫在椅子上嬉皮笑脸:“我老婆可不算是别人吧?”


沈巍又是低头抿着嘴摇头。


赵云澜最喜欢看他家美人这副儒雅端方的模样,看着乖乖的,让人产生了很多冲动。他刚想说什么,便听见坐在他俩右侧的鬼面幽幽道:“看来我这亲爱的哥哥把赵领主滋润的还真不错。”


沈巍:“……”


赵云澜:“……”


“滋润你个头!”赵云澜忍无可忍,终于飞起一脚,把电灯泡兜飞。




地府那边送来关于鬼面之前变小的书,沈巍与赵云澜只看了大半,虽未寻得变小的原因,但鬼面依着自己、却莫名其妙又把记忆恢复回来了,只面上看仍是十八九岁的青年,加上他这恢复之后吊儿郎当、头发混乱着披散的模样,还真像个不良学生。


赵云澜屡屡被调侃,感觉作为正经大学的正经教授的家属的身份受到了藐视,迫切想把这位欠打的小叔子毒打一顿。


赵云澜搂着沈巍对鬼面道:“既然你已经变回来了,那你就自己把剩下的书都看了吧。”


鬼面:“……”


鬼面道:“你们怎么能这样。”


赵云澜道:“哪样?”


鬼面道:“当然是趁着我失忆就行不轨之事。”


赵云澜一脸惊恐:“你可别当着我家宝贝儿的面在这胡说不大血口喷人啊,我他妈的对谁行不轨之事了?”


鬼面一指被赵云澜搂在怀里的沈巍:“他。”


沈巍:“……”


沈巍开口想讲话,赵云澜一扒拉他,道:“小巍那是我老婆,我还不能图谋不轨了咋地?你小子别想着转移话题,一会给我自己看书去。”


鬼面这才发现,赵云澜对于自己拉着沈巍在各种场合下秀恩爱的行为一点悔改之心都是没有的,甚至还很快乐,很开心,而且他还发现赵云澜想强调的重点不是他对沈巍图谋不轨,而是想让他去看书。


鬼面道:“我这不都已经恢复记忆了,为什么还要看书?”


赵云澜道:“你说的倒是轻巧,问题你这一言不合就变小失忆,还得让我和我们家沈老师把你当儿子养,你要是再变小了怎么办?”


鬼面道:“我不是你儿子。”


鬼面想了一下,道:“哦对,你还趁着我变小听不懂你说话让我当你儿子。”


两人如是斗嘴了几个来回,沈巍发现他在这个诡异的时候并不能插得上话,就这么看着赵云澜和鬼面都仿佛变成三岁小孩菜鸡互啄,赵云澜在这时嘴炮的力量显露,使用大鹅一般的战斗力把鬼面这只小鸡崽子啄得渣都不剩。


这嘴架打到最后,鬼面终于败下阵来撇着嘴道:“这书真的没什么可看的,我变小是因为能量不够了,他肯定和你说过。我之前侥幸活下来之后,残留的力量基本没有多少,勉强和我幼时相似。所以撑不住了,就变小了呗。”


赵云澜道:“这么随意的吗,那你太菜了。”


鬼面怒视他。


赵云澜摆摆手,一脸敷衍的大爷样,道:“好吧,但你怎么着又变回来了?”


鬼面不屑道:“我好歹是个鬼王,出生起就在吸收天地之间的灵力,灵力足够了,自然也就变回来了。”


赵云澜一听他说“吸收”这样的字样,一秒想到鬼面这两天在家里可是没少吃东西,每天吃饭都要吃好几碗,虽然姿势还相对优雅,但是吃了很多就是吃了很多,无法辩驳,更何况这人还生吃了一大颗本来能成精的茄子。


赵云澜一想起来这个事,就觉得心里在滴血。


鬼面一这么着说,他便道:“那你现在恢复的差不多了?”


鬼面点点头。


赵云澜又道:“不会再变小了?”


鬼面道:“虽然能量还是不太足,但维持现在的模样应该是够了。”


赵云澜点点头,大手一挥:“好滴,那你明天就可以回特调处住了,给你三个月时间,别忘了把你吃掉的我在特调处后院里种的那些东西重新种回去。”


鬼面:“……”


鬼面真的很想知道,他哥到底为什么看上个这么喜欢压榨劳动力的人。




时间又这样流逝,第二日一早,赵云澜还没有起床的时候,沈巍要阴差送来的东西已经被堆到了原本放他们要查关于鬼面变小的书的地方,他们把那些书拿走,换成一天之内火急火燎搜寻来的关于妖族人孕子书籍。


沈巍一直都在意着前一日赵云澜晚上突然肚子疼起来的事。


关于这一点,书里倒是有了好的解答。


赵云澜与沈巍都已经成神,所孕的孩子也自然是一介新神。这孕子的周期与时间等与寻常人类都别无二致,只在生理反应上会有些差别。


寻常的omega若是怀了孩子,产生孕期的症状多在孕前期,也就是三个月左右的时候。赵云澜身为昆仑君,身体素质一流,不会产生这些症状,但相应的,在几个月之后,他肚子里的胚胎逐渐成型,成为了个真正的孩子,那它作为新神来讲,胎动之余的动作也会比寻常人类的婴孩动作幅度更大一些。


而这孩子尚在赵云澜体内,这些自于赵云澜腹中的拳打脚踢依靠他本人的灵力还不可压制也无可避免,只能让孩子的另一位父亲、沈巍来代为尽职。


所以本来自打赵云澜和沈巍在一块之后,俩人就黏得紧。这下赵云澜有了些这样的小状况,两个人更是总待在一起。沈巍上课,赵云澜就带着文件在他办公室里待着慢慢看,赵云澜回特调处,沈巍没课的时候也要跟在一起。


龙城大学的中心校区里有个小广场,一侧是个不大不小的湖,整日水光潋滟,泛着金色。夏天开满荷花、飘满绿莹莹的荷叶,两侧有树,还会有天鹅来栖息。那湖的边上便是块很大的草地,边缘是几个长凳,再然后就是散落在林间、蜿蜒的石子小路。


非期末周里,这块是学生们的约会圣地,总能看见两两三三的情侣坐过来晒太阳、看书复习、说小话。


赵云澜和沈巍在这之后也加入了这个阵营,天气好的时候便出去逛逛,在长椅上坐一坐晒晒太阳。赵云澜的肚子愈发明显,沈老师在学校的知名度又很高,两人牵着手慢慢在小路上走的时候,总会有女学生们也勾着手从边上经过,和他们打招呼的时候脸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


赵云澜其实有点疑惑,明明是他和沈巍在谈恋爱,为什么这些女生比他们还开心?




这一日,他们又照常出教学楼来溜达,赵云澜肚子里的宝宝已经八个多月、快要将近九个月了,这季节也由初秋过渡到初冬。龙城算是个中原地区偏南方,冬天倒也不会那么冷,尤其是初冬,在外穿着大衣就已经足够。


这样的天气里,晒晒太阳是极好的。


他们顶着阳光在长椅上坐下,赵云澜把手轻轻搭在隆起的小腹上,两只修长笔直的双腿惬意地分开,他也倚到沈巍身上,侧过头枕上沈巍的肩。


孩子快要出生,他们也正式纠结起了关于孩子的事。宝宝不知道是男是女,就所有的婴儿用品一样都买一套,粉色蓝色都备齐,赵云澜和沈巍的家里是三层楼外加一层地下室,他和沈巍住二楼,三楼在未来就是留给他家宝宝的,连育婴室和儿童房、两人都已经早早布置好。


除去了这些,便只剩下个起名字的问题,沈巍在这件事上是难得有些焦虑的,准确说,他自从赵云澜揣了个崽,就没有一天不在焦虑。


他俩靠在长椅上说小话,就又谈到这个问题。


沈巍照样引经据典、贯古通今地找寓意好、五行符的名字,男名女名都想了好几个。


赵云澜这几天想名字想的头疼,往沈巍身上一歪,调侃道:“我们家沈老师不愧是中文和生物工程双修的才子,斩魂使哥哥起名字就是讲究,我有个朋友就不一样了。”


沈巍眨眨眼,侧头看他:“怎么说?”


赵云澜道:“他说他们家给他取名的时候就很随意啊,因为是初一出生的,他又属龙,所以叫一龙”


沈巍听他这么说,突然有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


果不其然,赵云澜继续笑嘻嘻开口:“日子还算不出来,但咱家宝贝估计是十二月出生吧,今年狗年,干脆叫沈十二狗吧。”


沈巍:“……”



TBC



评论 ( 374 )
热度 ( 2170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