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太多,时间太少

【巍澜/ABO】 乱心曲 28 (END)

*alpha沈巍 x omega赵云澜,有涉及生子,注意避雷

*虽然带了面面玩但不涉及任何夜澜&骨科

*9w+全文完,完结章。

————————————————

目录点我❤

------------------------------------


28

 沈珩不愧是个新神,作为新时代三好青年,沈家这位小公主才三岁就已经十分早熟,她长得可爱,完美继承了两位父亲身上的优点,有双像沈巍那样睫毛长长、闪闪发光的眼睛,一张像赵云澜一样肉嘟嘟软乎乎的嘴。


而那利落的嘴皮子更是跟赵云澜丝毫不差。说话甜起来让人心花怒放,损起来也想让人给她扽起来暴打一顿。


虽然没人对着她那张可爱的小脸能下得了手。

 

她的小名叫宝宝,并没有按赵云澜最开始设想的那样叫十二狗。

 

最开始本来叫宝贝的,但沈巍居然因着这个迷之吃了一下醋,虽然不是很明显,可赵云澜还是发现了恋人别别扭扭的脸色。

 

后来赵云澜想了想,这大抵是他一直都在拿老婆宝贝儿这类的词循环着叫沈巍的缘故,“宝贝儿”这么个又甜又腻歪的称呼,就算是亲生闺女,也断断不能和他亲亲老婆抢的不是?

 

更何况他老婆的心情多重要,哪能因为这点小事委屈了他老婆。

 

所以赵云澜这么想着,最后默默开始叫沈珩宝宝。

 

 

沈珩出生之后,赵云澜的身体没过多久便依着昆仑君那能踏破三界的神力恢复了正常,但在之后的一年里似乎都要比以往要敏感很多,而这个敏感,当然具体是体现在那个关乎于情爱的方面上。

 

赵云澜和沈巍禁欲良久,在赵云澜揣着球的这段日子里憋都要憋到死。趁着沈珩出生之后赵云澜的那次发情期,两个人除了吃饭洗漱等等,那三五日里几乎天天都在床上耗着,或许也不只是床上,还有其他别的一些什么地方。

 

他们家宝宝被交到特调处的祝红手里代管这么几天,沈巍和赵云澜都是放心的,两个人在家里,就少不了肆无忌惮的折腾,两人对对方具是渴求已久,尤其赵云澜怀着崽的最后那将近两个月,沈巍更碰都不敢碰他。这一下得了空闲,干柴烈火地搞起来,那艳丽的业火几乎要燎原。

 

几日下来,赵云澜身上几乎布满了吻痕和压印,有的已经退却的很浅,有的还是深红的,更多因着沈巍控制不住的力道,已经变得有些紫。而他身上那些青青紫紫的痕迹更是数不胜数,沈巍身上也净是些个齿痕和指甲抓出来的道子。

 

就算赵云澜那次发情期结束了,他也成功因为腰肌劳损,又在家里蹲了三天。

 

沈珩待在特调处倒是不怕生,特调处里妖魔鬼怪虽多,但沈珩作为新神,更是昆仑君与斩魂使的孩子,对上些什么鬼魂阿飘都是不怕的,反倒是那些魑魅魍魉,被沈珩一个才一岁多点就已经能满地跑的孩子追到哭爹喊娘满地乱爬。

 

大庆当然也未能幸免,被勒令变成肥肥大黑猫的样子让小公主骑在上边毛都快给蓐秃了。他之前胖,还能安慰自己是毛比较长和蓬松,是显得胖,结果被沈珩那么一压,特调处所有人都幸灾乐祸看着他,觉得他是真实的胖。

 

虽然确实是真实的胖。

 

再来倒霉的就是鬼面,虽然他打扮的和沈巍一点都不一样,也不带眼镜、气质也不一样,但倒霉就倒霉在他和沈巍长得他妈的一毛一样。这人大概是吸收天地之灵气吸收得差不多了,从长到十八岁的外貌年龄之后又隔了几天,往上又窜了窜个子,把外表维持在了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所以长得就和沈巍更他妈的像了。

 

沈巍在沈珩出生之前担任的就是个严父的角色,在小家伙还在赵云澜肚子里的时候,就屡屡用强大到爆棚的信息素压制,她略一有点什么小动静,让赵云澜有一点点不舒服了,就要被沈巍压一压。

 

她出生之后,纵然沈巍是她的父亲,可她对沈巍本就有些天生的畏惧,加上她黏赵云澜黏的狠,总往omega父亲的怀里钻,还天天要亲亲。每到这时沈巍的目光就更如同泰山压顶一般。所以沈珩就更有一些怕怕她的alpha爹,有时候她还在哭,要是沈巍一来,那哭声几乎是立刻就戛然而止。

 

但对鬼面就不一样了,沈珩欺负不了她家那个alpha父亲,还欺负不了这个长得和他爹一毛一样的叔叔吗!

 

所以第二个面临头发被蓐秃的威胁的似乎是鬼面。尤其他似乎更惨一些,被赵云澜强制收入镇魂令之后,连个抱怨的资格都是没的,作为曾经的反派人权也是没有的,每日里被迫接受劳动改造。

 

然而鬼面觉得,比起被沈珩蓐秃,还不如被赵云澜指使去菜园子里补栽茄子。

 

真是生活不易,回家种地。

 

 

还有些更过分的,比方说沈珩不喜欢好好叫赵云澜爸爸或者爹地,要么嗲里嗲气地抱着赵云澜叫澜澜,要么一脸撒娇样子地在赵云澜怀里滚来滚去叫云澜。

 

赵云澜也就纳闷了,云澜这称呼,一直是只有沈巍一个人在叫的,澜澜这……这娇嗲的叫法好像更是没人叫过,就算这小家伙非要cos他老子叫他云澜,也不要叫澜澜呀,这多……多不好意思。

 

赵云澜小猫洗脸似的伸手遮脸,彻底无语,而且他好在意,他平时明明也会叫沈巍“小巍”的,凭什么这孩子叫云澜就不叫小巍?

 

看来他除了要重振夫纲之外,父纲也要跟着一起正一正。

沈珩在这边赵云澜怀里软趴趴的叫他云澜,沈巍站在赵云澜旁边就这样静静地盯着他,施加来自父亲的威严。

 

沈巍越瞪她,小家伙撒娇得越起劲,赵云澜看沈巍一脸醋了的样子也觉得好玩,凑过去一边叫小巍一边吻他,从额头开始要连着吻三下,第一下要叫着老婆亲在额头,第二下要叫着宝贝儿亲在鼻尖,最后一下要叫着小巍亲在嘴唇。

 

他叫的声音低沉又性感,掀开眼帘里面要乍现日光,让沈巍迷醉在里面都无可自拔。

 

沈珩细细地尖叫一声,哈哈大笑地喊着“澜澜又和爸爸亲亲啦!”一边从赵云澜怀里跳下来跑开,去找她祝红姐姐玩,原地里留下两个大人相视而笑,拥抱着热吻。

 

 

他们会一起上街去逛街,给小公主买衣服。小公主三岁,在小孩子里也算是个大小人了。

 

赵云澜会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给她买小衣服小裙子,还有那些跑起来会哒哒作响的小皮鞋。

 

沈巍会和他一起给小公主讲一些对于小孩子来讲比较易懂的道理,教她读书写字,习那些文绉绉的之乎者也,教她成人。

 

而他们逛街的时候,赵云澜就会宠溺地把她扛起来,让他骑在他肩上,而后他再和沈巍肩并肩,悄悄拉着手走在一起。

 

他还是那样,总以沈巍老公的身份自居,重的购物袋他来提,宝宝也是骑在他肩膀上的。沈巍走在他旁边,有时顶着晴空万里,有时顶着乌压压的阴天,但他牵着赵云澜的手却无时无刻不是幸福着。

 

在某一个瞬间,某一个刹那,他会循环往复的回忆起很多事。

 

千万年的斑驳树影下,他和昆仑君在邓林初遇,那人芳华绝代,一颦一笑都仿佛带着与生俱来的光芒。一下就走到他心里,拨乱他心曲。

 

几年前的龙城大学,他和赵云澜在教学楼的窗户下面重逢。他打破他一直以来自我约束与隐忍的规则,以强硬的姿态又把自己挤进来。

 

他想起赵云澜恬淡的睡颜,想起他生气时撅起来的嘴巴,想起他在天地间舞动镇魂鞭时的叱咤风云,想他在用阴兵斩时的不可一世。

 

那大荒的漫天风雪,那山圣眉宇间的锋芒。

 

他记得赵云澜给他泡的五桶味道各异的泡面。

 

交递到他手上的房产证与真心。

 

为他只身闯入阎罗殿的孤勇。

 

他想的那人……是赵云澜,也只是赵云澜。

 

 

沈巍仰头,今天天气预报播的天气说是多云,这一会一大朵厚厚的云彩正要完整的飘过去,那份阴凉丢失掉,马上照在他们头顶上的就是耀眼道有点刺目的日光。赵云澜刚给沈珩在一家糖果屋里买完糖果,沈珩骑在他肩膀上,拿着巨大的扁扁的棒棒糖正比出来冲鸭的手势。

 

赵云澜含着根他常吃的棒棒糖,在乍起的阳光里调侃完闺女,正转头冲他笑。

 

阳光在此时该正好。

 

沈巍偏头,接过赵云澜给他家小公主买的一兜乱七八糟的糖,拎在手里,空着的那只手去牵赵云澜的。

 

他也笑。

 

谢命运最终仁慈,谢时间最后纵容。


赐他侥幸。



END



完结了的话……我也偷偷求个评论呀><,谢谢大家资瓷,一路走来有你们真的太好啦,知道自己文笔算是比较糟糕的,但这样的文但凡能给你们带来一点快乐,那我也就值得了呀~

评论 ( 361 )
热度 ( 3815 )

© 四面储鸽 | Powered by LOFTER